• ? 首頁 ? 名人故事 ?再戰頑軍,各個擊破取天目_關于粟裕的故事

    再戰頑軍,各個擊破取天目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再戰頑軍,各個擊破取天目_關于粟裕的故事

    天目山第一次反頑作戰中,陶勇的三縱因來自平原,不熟悉山區作戰,有勁使不上,殲敵、繳獲都不夠理想,甚至比不上晚到的一縱。

    粟裕給陶勇總結說:“盡管你們戰前專門進行了山地戰的各方面訓練,但訓練與實戰還有一定的差距。戰士們作戰中缺乏山地搜索經驗,而潰敗的頑軍熟悉地形,大部鉆入山林奪路而逃。這次作戰暴露出的不只是這些問題,我們的報務員少,通訊聯絡差,基本上是各打各的。王必成還未到位你們就先行出動,不太講求協同。還有情報工作跟不上,對頑軍作戰特點也在了解和摸索中。你們要針對這些問題做認真的總結和研究。”陶勇嘿然。

    粟裕在此次反擊戰獲勝之后命令各部只追到報福壇、漁溪口之線就停止前進的原因有三:第一,此戰屬于自衛反擊,既然是自衛,就得本著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適可而止,不然就是防衛過當;第二,進軍莫干山和孝豐后,新占領區縱橫達百余里,中央和軍部都要蘇浙軍區分出精力抓緊時間深入農村工作加以鞏固;第三,從軍事上考慮,天目山易守難攻。如果強攻憑險據守的頑軍,必將付出較大傷亡。現在新四軍拿下孝豐,估計‘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的頑軍不會善罷甘休,第二次進攻將接踵而來。在頑軍再次進攻之前,粟裕決定不主動出擊,而是等待頑軍再次進攻時,以逸待勞,在天目山外,于運動中殲其有生力量,然后乘勝而進,盡可能以較小代價占領天目山。

    戰事一息,粟裕回到沈家大院。院內的緊張氣氛有所改變,食堂里加了菜,算是慶祝勝利。吃飯時通訊科長李景瑞同粟裕說,他想給通訊科三臺增加人手。(www.whqb88.com)

    通訊科的三臺是電訊技術偵察臺,負責截獲、破譯偽、頑電報紅軍長征時在國民黨軍重兵圍追堵截中總能準確地找到空隙鉆出,主要是依靠電臺偵察及時掌握了準確的情報。蘇浙軍區成立時,粟裕在司令部也成立了電訊技術偵察臺,劉戀、周中昭分任正副隊長,成員有張本清等人。張本清原來在軍部做過這個工作,“皖南事變”后到地方工作,粟裕派人把他找到并調到蘇浙軍區。

    這次與頑軍交戰中,三臺偵聽到大量頑軍電報,但人手不夠沒能及時譯出。粟裕問李景瑞有沒有中意的人選,李景瑞說作戰室的徐充不錯。徐充是上海來的知識青年。他是慕名參軍的,他在讀中學時聽說粟裕在韋崗伏擊打鬼子的事跡,大為振奮,于是離開上海參加了新四軍,先是在抗大九分校學習,去年5月調到粟裕身邊做參謀。

    李景瑞說:“這項工作做起來可能枯燥,需要有耐心,有時會很長時間都一無所獲,而且做出了成績也不能張揚。現在年輕人一般不會安心做這樣默默無聞的工作,只想下部隊去打仗。”

    粟裕說:“這個沒問題,我來做這個思想工作。”

    晚飯后,粟裕派警衛員把徐充從作戰室叫到他的辦公室。

    徐充來后,粟裕讓他坐下烤火,一邊把火盆里的火苗撥旺,一邊說:“徐充同志,你在參謀處工作得很好,但現在黨需要你去做一樣新的工作,做技術偵察工作。你們的任務是搜集戰場信息,了解敵人高層計劃和整體部署,給領導機關做出決策和組織指揮提供幫助。這個工作很重要。每多找到一條情報,戰斗就多一分勝利的保證,戰友們就少一分流血犧牲。——黨相信你,你要做好這個工作。有什么意見嗎?”

    粟裕說罷,用信任的期待的眼光注視著徐充。

    “沒有!”徐充笑了笑,說,“我堅決服從分配!”

    徐充的答復讓粟裕十分滿意,他囑咐徐充:“這是一個新工作,你要虛心學習,要不怕困難,要嚴格保密,要甘當無名英雄。技術上超過敵人,時間上趕上敵人,做到問必答、答必準。”

    徐充說:“是。”

    這徐充去了沒幾天,通訊科三臺就將頑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給蘇浙皖挺進軍總司令陶廣的密令放到了粟裕的辦公桌上。在密令中,顧祝同命令陶廣的二十八軍伺機在孝豐附近圍殲新四軍,粉碎新四軍打通浙北和浙東的企圖,嚴防新四軍以天目山做根據地,同時又做賊心虛,自知反共的圖謀是見不得人的,所以叮囑陶廣“對剿匪部隊行動嚴守秘密勿使盟軍發覺,以重國際聽聞”。粟裕見到這條情報后,叫來劉先勝、陶勇、王必成等人商量發電請示軍部調兵增強蘇浙軍區的力量。

    當時浙東自蘭溪、金華、義烏、東陽、嵊縣、新昌、奉化寧波以北,富春江以東全為敵占區,浙東部隊所占地區不及敵占區的十分之一,急需派一部分主力前往。現在頑軍第二次進攻在即,蘇浙軍區應付頑軍進攻也頗為吃力,分不出兵力發展浙東地區。解決這個問題辦法是蘇北第二梯隊按計劃南下。

    征得眾將同意,粟裕于2月21日向華中局建議:“希譚(震林)部及張宜友(第一師十八旅第五十二團團長)等能早南來。”但華中局據中央軍委指示精神回復粟裕:“譚震林葉飛兩部暫緩出動。”

    原來粟裕在天目山反擊時打了軍統的“忠救軍”,戴笠惱羞成怒,惡人先告狀,告美國駐渝總部說中共在安徽、浙江發動大規模內戰,美國因素因此介入,直接影響了中共中央的決策。此時正面戰場形勢也發生變化,日軍收縮兵力停止向正面戰場進攻,還先后撤出廣西南寧柳州,福建福州以及浙江的新昌、蘭溪等地。中共中央原計劃在粟裕南下后,再派第二梯隊甚至有可能派第三梯隊南下,到時新四軍部也南移皖南,由陳毅主持組成“江南大營”,大舉發展東南。第二梯隊原計劃為兩路:一路由譚震林率二師五旅南下皖南,向皖浙贛老蘇區發展;另一路由葉飛率一師一個主力旅南下天目山,渡富春江,與浙東游擊縱隊會合,進入閩浙贛老蘇區。現在形勢變化使中共中央決定暫緩執行大舉南下計劃。

    為了迎擊頑軍的第二次進攻,粟裕帶著嚴振衡等作戰參謀和通訊科三臺的劉戀、周中昭、張本清、徐充等人及警衛分隊離開沈家大院抵達孝豐井村吳家道的姚家大院前線指揮部。

    2月28日,延安給華中局的指示仍是令粟裕應鞏固現有陣地,如頑軍來攻就反擊之,不再主動前進。一切從實際出發,粟裕當天再致電華中局建議葉部“仍如期南來”,以利蘇浙地區的鞏固和發展。3月2日華中局復電明確葉、譚兩部暫不南下后,粟裕又發電“堅主葉仍提早出動”。他在上報華中局的電文中說:“自職等南渡后,敵、偽均多方注意,長江沿線多設碉堡,職部留江北之彈藥,數度偷渡未成。譚、葉固可隨時出動,但長江阻隔,決非鐵路、公路、河道可比。俟敵增加據點,恐長年累月亦難通過。故職等再三建議,請令葉部南來。到此后,可留宣長路北及溧武路以南之廣大地區,分別集結整訓。”

    華中局未及回電,“忠救軍”就于3月6日向新四軍孝豐西北之牛山、八卦山陣地發動進攻,第二次反頑斗爭爆發。華中局見再次開戰,就將粟裕的電報轉發中央軍委,由中央軍委定奪。

    戰事一起,粟裕當即撇開譚震林和葉飛南下之事,全力以赴指揮三軍以打退頑軍第二次進攻。這次進攻頑軍規模和層次有所提升,第二十八軍長陶柳取代六十二師長劉勛浩為前線總指揮。

    陶柳是湖南醴陵陶家壟楓樹下人,湖南講武堂一期步科畢業。“馬日事變”時他已任旅長,他在許克祥的指使下帶兵破壞長沙共產黨機關,解除了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武裝,后來升任第二十八軍六十二師師長,多次參加“圍剿”紅軍的戰斗。抗戰爆發后,他率六十二師離開湘西赴第三戰區浙江東海前線,在金山衛、蕭山一帶阻擊日軍,后在杭嘉湖一帶開展游擊戰,襲擊日軍,破壞交通,孤立、牽制日軍,后晉升為第二十八軍軍長。抗戰中,陶柳部與新四軍有過合作,但摩擦更多。

    此次進攻陶柳以二十八軍為主力,集中12個團,兵分四路從西、南、東三面呈馬蹄形向孝豐分進合擊。其左路是“忠救軍”五個團,從向孝豐西北前進;左中路是第一九二師之第一一八團和第五十二師之第一五六團,從西南向孝豐以西攻擊前進;右中路是第六十二師三個團殘部,從正南向孝豐進攻;右路是挺進第一縱隊、浙江保安第四縱隊各一個團,從孝豐東南進行包圍。其進攻部署的重點在孝豐以西,骨干力量是第五十二師和第一九二師。陶柳目標是奪回孝豐,消滅新四軍主力。他嚴令頑軍各部應抱“有我無敵的決心”達成任務。

    粟裕戰前意圖是奪取天目山。粟裕決定把戰場擺在孝豐城,先消滅孝豐西頑軍的主力第五十二師和一九二師,然后將頑軍各個擊破。消滅頑軍主力后再以較小代價奪取天目山。

    新四軍應戰的仍是第一、第三兩個縱隊,只增加了黃光裕獨立第二團,從數量上說基本上是以一當二,處于劣勢。粟裕以黃玉庭的第三支隊一部及黃光裕的獨立第二團在孝豐周圍擔任正面守備,以張云龍的第八支隊布防于孝豐西北之牛山、八卦山一帶阻擊“忠救軍”,王必成縱隊主力守孝豐,陶勇第三縱主力控制蘆村地區,待機由孝豐西南和西北向西實施迂回包圍,南北對進合擊進至孝豐西側之頑軍。

    頑軍雖然以兩倍于新四軍的兵力四路進攻,表面上氣勢很盛,但其建制混雜,指揮不統一,內部矛盾重重。粟裕瞅準了他們不過是烏合之眾,任憑頑軍幾路來,粟裕只打算集中兵力捏成一個拳頭打擊西面實力最強的頑第五十二師、第一九二師。

    3月4 ~ 6日,新四軍守備部隊在孝豐周圍的青明山、壩山、太陽山、草明山及西北之牛山、八卦山等陣地與進攻的頑軍六十二師和“忠救軍”展開激戰,許多陣地反復爭奪。6日晚黃玉庭、黃光裕令各守備部隊先后發起反擊。六十二師和“忠救軍”在前一次戰役中被一縱打得聞風喪膽,在作戰中表現畏縮不前,不敢輕舉妄動,一受攻擊當即潰敗。

    7日晚,粟裕下令向頑西南側主力全線出擊。蘆村的三縱張日清、俞炳輝兩個支隊與守孝豐的一縱劉別生、吳詠湘兩個支隊同時出動協同作戰,一南一北合擊孝豐西的頑軍,當即將頑軍第五十二師第一五六團消滅,接著又在孝豐西南殲滅頑軍第一九二師一部,并在孝豐南再次重創頑軍第六十二師。10日,頑軍紛紛南竄西逃。其右路挺進第一縱隊、浙保第四縱隊,進至孝豐外圍后觀望不前,在得悉其他各路頑軍潰敗后趕緊向天目山回縮遁逃。

    在東、西天目山之間鞍部有個叫羊角嶺的地方,兩邊山峰陡峭,中間僅有一條山路可通,小路一邊是深澗,地勢非常險要,只要在這里放上一支小部隊用火力封鎖住隘口就萬夫莫入。但頑軍兵敗如山倒,竟不敢在此據險抵抗。吳詠湘率二支隊尾隨敵后,竟不費吹灰之力奪取了天目山這個險要之地。

    當時美空軍一個氣象組駐在天目山主峰,他們沒有走。一縱隊先頭部隊一到,美國人就送來名片,要求會見新四軍高級指揮官。二支隊長吳詠湘帶著指揮組同他們接觸,由會講幾句英語的衛生隊長擔任翻譯。雙方談得很融洽,最后互贈了禮品,美方送給吳詠湘一支卡賓槍和一些急救包之類,吳詠湘回贈他們一支手槍

    吳詠湘拿下天目山后,乘勢南進直下天目山南部的一都。潰退到一都的敗兵正擬稍歇,聽到一點響聲即驚惶逃竄。

    3月12 ~ 26日,頑第一九二師、第六十二師殘部、挺進一縱、浙保四縱曾先后分別由黃湖、橫畈、青云橋、后院進攻新四軍,但均被擊退,隨后放棄臨安,從于潛、昌化之線向西南撤退。

    粟裕率部在二次反頑作戰中共殲頑軍1700余人,繳獲迫擊炮4門、輕重機槍80余挺。

    粟裕戰后總結新四軍雖已實現戰役目標,但殲敵仍不多,頑軍大部分逃散了。其原因,從頑軍方面說,他們總想保存實力,進攻時等待觀望,撤退時爭先恐后,一碰硬馬上縮回,新四軍布下的口袋他不鉆,而且部隊撒得很開,不像黃橋戰役時那樣靠攏。從新四軍方面說,雖然山地戰的適應力提高了,但長期在游擊戰爭中養成的獨立自主各自為戰的習慣一下不易改變,各打各的多,協同配合的少。從打游擊戰向打運動戰轉變、向進行大兵團協同作戰轉變,只能在實踐中逐步完成。同時新四軍只有兩個縱隊靠在一起,作戰時一根扁擔挑兩頭,手中沒有預備隊。如果有了三個縱隊,就可以拿一個縱隊堵截,兩個縱隊突擊,仗就好打了,就能成建制殲滅敵人。從實戰中體會,部隊編制以五五制或四四制為好,否則不敷機動。所以增派援軍實在必要。

    中共中央軍委看到浙北形勢嚴峻,于3月11日致電華中局:“葉部可即令其南渡。”

    由于孝豐地區已較穩定,粟裕命令軍區司令部離開仰峰岕的沈家大院,到孝豐的姚家大院與前指會合。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