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移師沿海,創建三倉中心區_關于粟裕的故事

    移師沿海,創建三倉中心區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移師沿海,創建三倉中心區_關于粟裕的故事

    撤出泰州后,粟裕率部轉入農村,將一旅部署在泰州、海安線以南地區,二旅在海安、李堡線以北地區,三旅在海安、如皋、南通線以東,海安、李堡線以南地區休整。

    3月2日,師部轉移到唐家洋。二旅軍需官黃志遠找到師部。

    原來二旅打泰州時繳獲了許多武器、彈藥、糧秣和醫藥等物資,黃志遠負責打掃戰場、轉運物資。在四團參謀長俞炳輝領導的一個營的掩護和幫助下,黃志遠率供給部工作人員連夜將戰利品運出泰州城,經兩晝夜抵達曲塘地域的莫家莊,但他與二旅失去了聯系。他們在莫家莊的一個村子隱蔽了十多天,每天派人四出尋找,始終沒有聯系上他們的部隊。幾經周折,黃志遠找到師部,通過師部的電臺才聯系上旅長王必成。

    黃志遠是新四軍的人,他都有半個月不知自己部隊的去向,那日軍對新四軍的去向就更摸不著頭腦了。(www.whqb88.com)

    南浦襄吉攻下黃橋、海安、東臺、泰州等城鎮后,將泰州作為其司令部駐地。他兵力有限,打下的每一個城鎮都得分出兵力加以偽化并構筑工事鞏固,還得看住剛投降的李長江的幾千人,一時也就無力顧及粟裕他們了。

    3月19日,華中局正式劃定蘇中區范圍:東臺、興化以南,長江以北,運河以東,黃海以西,面積2萬余平方公里。其中,新四軍統治區約占47%,敵占區約占32%,友軍(國民黨軍)占3%,游擊區約占17%。蘇中分為4個行政區,相應地成立了軍區和軍分區。第一分區包括江都高郵寶應3個縣;第二分區包括興化、東臺、臺北、泰東4個縣;第三分區包括泰興、泰州、如西、靖江4個縣;第四分區包括如東、如中、通中、通西、通海及海啟6個縣。為消除李明揚、陳泰運的疑懼心理,陳毅和粟裕在新四軍與李、陳部隊之間建立緩沖地帶,成立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直屬縱隊、魯蘇戰區游擊指揮部第三縱隊聯合抗日司令部,簡稱“聯抗”,活動于頑友我接合部的興東泰地區。

    這個時候,擺在粟裕面前的首要問題是蘇中抗日根據地的基本中心區放在哪里。蘇中抗日斗爭需要一個比較穩固的后方,這樣才能保證領導機關在任何嚴重的形勢下都能對全區進行不間斷的指揮,才能辦學校培養干部、辦醫院收治傷病員、辦工廠進行軍需生產,才能集結和訓練主力兵團,形成有力的拳頭。

    粟裕對著地圖分析各區的形勢:

    一分區國民黨頑固勢力較強;二分區的興化、東臺、泰縣三地接合部是中共與國民黨協商的緩沖區;三、四分區是日軍重點控制的地區。這幾個地區都不適合做根據地的中心區。最后,粟裕把基本區(新四軍經常活動區域)擇定在第二分區東臺以東到黃海的濱海灘涂地域。

    這塊地方以三倉鎮為中心,有東西南北各約15公里的沙荒灘涂地帶。這里遼闊貧瘠,人煙稀少,交通閉塞,不便于敵人活動;東邊的黃海因為水淺,日軍艦(尖底,吃水深)無法進入。同時這里北靠軍部所在的鹽阜區,東臨大海,西接水網,南有第三、第四分區為屏障,有利于新四軍回旋,還可以成為新四軍向海上發展的依托。

    決心一下,粟裕叫來參謀秦叔瑾,指著地圖上三倉地區說:“秦叔瑾同志,我們準備在這一地區活動,這里地廣人稀,交通閉塞,不利于敵人活動,我們要將這一帶建成我們根據地的中心區。你的任務是調查這一地區的地形,將這塊地圖放大一倍,圖上要具體標明各村莊之間的距離,每個村莊的草房、瓦房數,河流寬窄深淺,哪些地區隱蔽,哪些地區開闊,哪些地段低有積水。你們要熟悉路線,盡量做到夜行軍能不找向導自己走。辛苦你了!”

    秦叔瑾領命而去。

    三倉一帶距縣城較遠,地域空曠,有利于東進部隊整頓訓練,傷病員療養亦極為適宜,所以過了兩天,粟裕又要秦叔瑾到三倉河以東地區調查地形,選擇后方醫院地址。他給秦叔瑾加派了人手,有一個姓周的副官和六個全副武裝的通訊員,并交代秦叔瑾:“這一帶一向土匪多,人民覺悟也不高,對我們不是很了解。你們要小心,要防止壞人襲擊。”

    當時從長江口到連云港一帶海盜橫行,常常登陸搶劫。三倉地區土匪、海盜活動尤為猖獗。他們不僅禍害鹽民、漁民,有的還與新四軍為敵。他們稱新四軍為“四老爺”,認為新四軍不能下海,放話說:“四老爺有種海上見!”

    如東是陶勇三旅的活動區,陶勇聞知海匪挑釁,針鋒相對地放話:“海匪一定要平,四老爺就是要有種和海匪海上見。”

    因為時代背景的關系,土匪成因復雜。針對不同情況,粟裕對土匪區別對待。對當地以惡霸地主吳其海為首的土匪和作惡多端的黃少卿為首的海匪采取打擊和消滅的政策,對那些貧苦家庭出身又具有民族意識的土匪和海盜則采取分化瓦解、爭取改造的政策。

    陶勇按粟裕指示,先將吳其海和黃少卿消滅,又將海匪頭目孫二虎抓獲,正在爭取改造。

    因為工作緊張,人手缺乏,司令部各科室都極需優秀人才。作戰科長吳肅很中意偵察科的嚴振衡,就向粟裕要這個人加強作戰科的力量。粟裕沒有多想就同意了,嚴振衡就到作戰科做了參謀。

    偵察科長馮伯華不樂意了,又不好明著找粟裕要人,就借酒發牢騷。粟裕知道后,想了想說:“作戰科有四個參謀,偵察科一個也沒有,嚴振衡還得留在偵察科!”于是嚴振衡又回到偵察科。

    嚴振衡挺能干,后來一直在偵察科工作。一師流傳著粟裕有“四根臺柱子”的說法,嚴振衡是其中一根(其余三人為測繪參謀秦叔瑾、管理科長王重、通訊科長李景瑞)。

    師部在唐家洋待了不到一個星期后轉移新河邊。三天后,陳毅要返回鹽城。臨行,他交代粟裕:“打垮了李長江,我放心了。這里就交給你了!現在我們處在日偽聯合圍攻之下,只能做占據鄉間長期堅持的打算。我們的目的是要打走日本人,不是占領海安、東臺、泰州這些城鎮。這一點你要跟同志們講清楚。你們要把工作中心轉入農村,做在農村堅持長期斗爭的準備。”

    陳毅走后,奧地利人羅生特和一批醫療工作者在沈其震的率領下從上海來到新河邊,經新河邊到鹽城新四軍部去。粟裕熱情接待了他們。

    羅生特是一個藍眼睛、高鼻子、身材高大的猶太人,戰士們都叫他“猶太人醫師”。羅生特從上海出來時化裝成外國傳教士,穿著傳教士的黑袍,戴著主教的高帽,胸前掛著十字架,手里捧著一本《圣經》。他來時帶了一些醫療器械和特備的藥品,全部裝在一個鐵箱里,遇上日軍攔截檢查,他就站出來阻擋,說是教堂的特殊圣物,任何人不得褻瀆。那時新四軍的地下交通直通上海,就這樣,他們平安地進到新四軍控制的區域。

    羅生特離開新河邊后到達鹽城。如果被俘后加入新四軍的日本人不算,羅生特應當是第一個加入新四軍的外國人。為了照顧羅生特的生活習慣,粟裕令交通員定期在上海購買咖啡、奶粉和優質香煙送到軍部給羅生特。

    三倉地區瀕江臨海,粟裕以軍區后勤機關一部和山炮連、警衛分隊為基礎,在如東縣北坎附近的何家灶港組建了蘇中軍區海防大隊,調作戰參謀凌海波任大隊長。海防大隊負責保衛蘇中軍區在海上的活動,其具體任務是控制蘇中根據地沿海的港口,并力求深入近海開展對敵斗爭。

    粟裕交給凌海波一項特殊任務:“大敵當前,抗日為重,策反海匪,化敵為友。”接受任務后,凌海波和警衛員潘和明兩人深入海匪駐地。(當年初秋,凌海波收編得海船30多只,海員300多人。)

    海防大隊成立后,粟裕率師部機關人員到海船上體驗海上生活和進行海上戰斗演習,這是他第一次面對大海。

    這一年春天,日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提出了以長江下游為起點,逐次進行“清鄉”的方案,企圖通過軍事“清剿”與政治欺騙、經濟掠奪、思想奴化等所謂“綜合戰力”,在其占領區內徹底“整頓治安”,“肅清”抗日力量,強化汪偽政權,將華中地區變成繼續進行侵華戰爭太平洋戰爭的重要后方基地。

    汪偽政府也將“清鄉”定為“國策”,成立“清鄉委員會”,由汪精衛自任“委員長”,陳公博、周佛海任“副委員長”,李士群任“秘書長”。隨后日軍華中派遣軍第六十師團在小林師團長率領下對譚震林的第六師發動“掃蕩”,開始在蘇南“清鄉”。蘇中南浦的獨立十二旅團則裹脅李長江部“掃蕩”蘇中。蘇中、蘇南形勢空前惡化,國民黨軍及所屬的游擊部隊紛紛叛國。

    隨李長江之后,軍統下轄的“忠義救國軍”一部由蔡鑫元(抗戰前任江蘇省泰興縣蔣華區區長)率領在江蘇泰興投敵,與長江沿岸的保安縱隊陳正才、張松山部被汪偽政權合編為偽暫編第十九師。緊接著,江蘇省保安第八旅楊仲華、國民黨第二十四集團軍八十九軍三十三師副師長兼團長潘干丞、魯蘇戰區獨立團團長劉湘圖、保安第四旅田鐵夫投敵,所部分別被改編為偽暫編第二十二師和偽暫編第三十六師。蘇北偽軍迅增到13個師、3個旅、42個正規團和11股雜牌部隊,共達3.7萬余人。

    此時蘇中地區的矛盾已經轉化為新四軍與日偽的矛盾,新四軍的作戰對象也轉變為日軍和偽軍。作戰對象的變化決定了作戰原則和戰術發生相應的變化。對國民黨軍,雖然數量多,裝備好,但其他方面都不如新四軍,所以新四軍可以展開采取殲滅戰、運動戰;日軍裝備技術比新四軍強,新四軍暫時還只能與其打游擊戰,根據蘇中地區的地形和敵情,游擊戰的規模較江南地區來說可以大一點。

    當時新四軍內的老兵因較長時間與頑軍打正規戰、運動戰打順了手,對游擊戰變得生疏;新兵則還沒有打過游擊,缺乏相應的經驗。反頑戰斗的勝利,越來越多的人參加了新四軍,部隊逐漸變得龐大;而且新四軍吸納了頑軍的俘虜和反正的國民黨軍官兵,部隊成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單一。同時,很多人盲目樂觀,認為打日本人不過小菜一碟;另有一部分人有一種模糊觀念,只要不去刺激敵人,就可以避免敵人的“掃蕩”;還有個別人看到國民黨軍紛紛叛國投敵和日偽軍大舉進攻的緊張形勢,希望離開斗爭第一線,到安定的地區去。經調查,不只部隊存在此類問題,地方工作也存在不少問題。

    針對以上情況,粟裕于4月10日在角斜舊場召開干部會議作了由正規戰向游擊戰轉變問題的講話,動員蘇中全黨全軍轉變思想、組織、工作、戰術,提出一切工作深入農村,一切工作扎根基層,一切工作適應游擊戰爭,一切工作為戰爭勝利服務。

    他說:“現在敵人占了城鎮和交通線,廣大農村仍然在我們手中,廣大人民群眾站在我們一邊。我們要適應新形勢,深入農村堅持長期斗爭,把游擊戰打得熱火朝天,像春節放鞭炮一樣遍地開花、處處響槍。這樣,敵人雖然占據城鎮和交通線,卻無異于把圈套套在自己脖子上。我們要下定決心,堅持斗爭,積小勝為大勝,奪取最后勝利。我們要把眼光放遠一點,充分認識蘇中抗日斗爭的深遠戰略意義。蘇中處于長江下游,面對敵人的統治中心南京、上海,隔著一條長江同敵人唱對臺戲。這個對臺戲是很精彩的,我們這里打一個勝仗,消息很快就傳到南京、上海,政治意義太大了。將來大反攻時,我們要像打魚一樣,在長江口上張開一張大漁網,把從長江逃跑的敵人統統收羅起來。”

    講到戰術時,粟裕強調:暫不采用兵團戰斗,暫不使用猛打猛攻猛追戰術;反對游而不擊,反對“跑掃蕩”“躲掃蕩”,要做到游而必擊、擾而必亂;消滅敵人與消磨敵人,有決勝把握就應以大打小,如無勝利把握則以少打多,予敵人以殺傷,速戰速決,積小勝為大勝。

    江蘇、上海、浙江是當時中國教育最發達的地區,隨著抗日浪潮的高漲,大批知識青年參加了新四軍,給部隊注入了新鮮血液。粟裕特別重用知識分子。他把大部分知識青年派到部隊當政治指導員、營教導員,有的先放到基層做文化教員,使他們在基層、在戰火中鍛煉并發揮聰明才智,然后再提升他們。知識分子比例大是新四軍第一師的一個特色。

    4月20日,蘇中軍區在如東縣栟茶鎮成立,粟裕兼任軍區司令員。蘇中軍區所轄區域居長江下游北岸、黃海之濱,起著向北護衛新四軍軍部,向南直接威脅日偽的南京、上海的重要作用,加上本地棉花、糧食等戰略資源豐富,蘇中軍區成為中共抗戰一個重要根據地,也成為中國革命的一個戰略基地。其重要性也使這一地區成為新四軍與日偽的必爭之地、惡戰之地。

    這時的粟裕集蘇中黨、政、軍權力于一身,為保衛蘇中、建設蘇中、發展蘇中而努力奮斗著。

    那時日軍宣稱要以“閃擊戰打擊陳毅及其重建之軍部”,汪偽也在南京公開宣揚要“完成皖變未竟反共之功”。

    為保衛軍部南大門的安全,粟裕以二旅劉別生四團擺在鹽城以南、通榆公路上的劉莊、伍佑地區,以張強生五團守東臺以東的三倉河地區,劉史明(原名吳寶仁)六團守東臺以西的興化東區,三個團呈品字形展開,把守通往軍部的通道。同時他要求部隊主動積極地打擊日偽,力爭把敵人吸引在蘇中。

    經過一個月的休整,粟裕發動了對日軍的攻勢作戰。首先在第三分區向泰州、靖江地區之日偽據點發起攻擊,連克古溪、蔣垛、蘇陳莊、大泅莊、孤山、老莊頭、姚家堡等據點。在姚家堡戰斗中,擊斃日軍泰興城防司令以下20余人,生俘日軍2名。在興化梓辛河伏擊戰中,擊沉日軍汽艇1艘,殲敵1個小隊,生俘日軍2名。

    此時粟裕不分晝夜地工作,常常在昏暗的油燈下,閱讀電報,對照地圖,擬草作戰方案,直至黎明。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