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襲官陡門,精奇快短稱典范_關于粟裕的故事

    襲官陡門,精奇快短稱典范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襲官陡門,精奇快短稱典范_關于粟裕的故事

    進入江南戰場后,粟裕打的仗都是小仗,但一仗連著一仗。常常是這一個仗在打,他又想著另一個仗了。

    水陽戰斗后四天,粟裕就開始準備長途奔襲蕪湖附近的官陡門。

    官陡門是偽軍夏明才司令部的駐地,駐有偽軍300余人。官陡門地形險要,其街道建筑在河兩岸的堤埂上,不到100米長,是一線的磚瓦房屋。兩岸之間,只有寬約1米的板橋貫通。通往官陡門兩岸的3條不到一米寬的堤埂通路都被破壞,白天架上木板才能通行。那里設有三層鐵絲網和其他障礙物,鐵絲網以內還有掩蔽的戰壕,兩岸中間的河寬約50米,不能徒涉。周圍全是河網與湖泊

    突襲的政治目的是“為了使當地民眾從敵人鐵蹄下解放出來,為了要震撼敵人的心臟,殲滅敵人一部分有生力量,更為了要堅持江南抗戰,以和全國友軍共同爭取抗戰勝利”。(www.whqb88.com)

    軍事意義而言,襲擊官陡門打擊偽軍是以戰養戰——奪取偽軍武器改善裝備。

    粟裕把參戰的三團和大官圩特務大隊集結在貍頭橋進行作戰動員。政治上除以敵人殘暴、民眾所受痛苦,新四軍堅持江南抗戰與配合友軍的意義,和敵人的弱點以及新四軍勝利的把握等條件來鼓起戰士的熱情外,還從軍事上加緊進行了幾天的夜間戰斗動作、白刃戰、河川戰和街市戰的演練。

    指戰員們估計著部隊肯定會有行動,都在互相猜問著:“究竟打什么地方啊?”“打的是哪個哩?”“只怕他們預先逃走了,那倒可惜……”

    指戰員情緒很高,每天戰士們都把槍擦了又擦。尤其是機槍班的戰士,不是練瞄準,就是練裝退子彈。一個愛說笑的副班長說:“敵人排好隊,只等我們的機關槍去點名,應點得好的每人賞他吃幾顆花生米……”逗得眾人忍不住笑起來。

    1939年1月18日清晨,嘹亮的集合號在貍頭橋上空吹響。輕裝打扮的三營和特務大隊在霜雪蓋住的草地上站好了,等待著粟裕來講話。粟裕走近隊伍的時候,幾百戰士向他行注目禮。

    當粟裕開頭喊一聲“同志們”的時候,戰士們一齊立正,“唰”的一聲,叫他們稍息之后,又是“唰”的一聲。白霧似的熱氣從每個人的嘴里和鼻子里呼出來。

    粟裕沒有多說,只簡單地做了些鼓動,就讓司號員吹響前進號子,指揮隊伍開始出發北進。部隊行軍25公里后就地宿營。當天下午,除少數工作人員外,誰都沒有外出,繼續擦槍,洗腳,開行軍檢討會。第二天上午在原地停候了大半天,到了預定的時間,隊伍偷偷地上了船,晚上12點以后到達一個叫長陡門的地方隱蔽集結。

    這里距攻擊目的地還有70余里。為了封鎖消息,達到突襲的效果,部隊在長陡門暫停前進,準備20日晚上一夜趕到目的地。

    20日,天剛亮,戰士們就起了床,又在擦槍,裝填子彈夾,整理草鞋帶子、包袱以及所有東西。8點以后,各單位召開軍人大會,除做政治鼓動外,并宣布戰場紀律及注意事項,同時,班與班、連與連之間訂了繳槍捉俘虜的競賽條件。午飯以后,值星排長讓戰士們睡覺休息。

    下午1點,粟裕把排以上的干部召集到他的住處開會。這個時候,粟裕才公開了他突襲官陡門的作戰計劃。

    粟裕說明了要攻擊的地點和作戰對象,具體分配了各連的任務和動作的次序及注意事項。

    按照部署,攻擊部隊到達官陡門后,一路由粟裕率主力過橋,沿西岸北進,繞向西方,由蕪湖方向的道路打過去。另一路則沿東岸北進,直插官陡門東街,但要等到西岸開始攻擊后才能進攻,不能讓敵人過早發覺。

    干部們聽得很認真,特別是范連輝。范連輝分隊的任務是由官陡門的西街打到東街,關鍵任務是以迅速的動作搶奪連通兩岸的小板橋。粟裕因此在會上嚴格宣布:如果范連輝的分隊沒有奪下橋,就是西街有很多的槍,也應該讓別的連隊去繳,否則即便繳到很多的槍,也還要受處分的。

    朱昌魯率領的大官圩特務大隊的任務是在青山、黃池間為突襲部隊做掩護。青山、黃池這兩個據點的中心有一條直達目的地的、長約40里的寬闊的堤埂,這是突襲部隊的必經之道,也是唯一的一條歸路。周邊兩個據點的敵人極有可能截斷突襲部隊的歸路。

    最后粟裕要大家要在20分鐘內完全解決戰斗,并迅速集結準備撤退:“官陡門距鐵道最近處只有5里,距敵重兵把守的飛機場不到5里,距蕪湖也未超出敵人的炮兵射程。河的西岸,街道南8里的永安橋、北10里的年陡門,都有數十敵人駐守,可以沿堤埂直趨街道。總之,敵人西南北三面各據點的增援部隊,在半個小時以內,完全可以趕到。飛機的出動更不消兩分鐘,就可以在我們上空低飛襲擊。”

    隨后分發了地圖、命令、聯絡記號、戰時對敵喊話口號和許多標語等,即行散會。

    那天下午提早吃過晚飯,粟裕集合隊伍,向全體指戰員講解作戰任務,宣布了要攻擊的地點和敵人。

    會后連排長忙于分配夜戰用的干電池和準備渡河用的繩索、標記等。戰士們有些在擦槍,有些在整理草鞋,還有些在準備手榴彈,閑談混雜在笑聲中,有人在說:“打偽軍好像吃豆腐、喝米湯一樣,最怕他預先逃走了……”也有人提醒說:“不能輕視這支偽軍,他們是受過日本鬼子訓練的,裝備也好,地形又那樣易守難攻,而且離敵人戰略據點很近,鬼子容易來增援……”

    下午5點部隊出發,晚上8點多,部隊到達亭頭鎮,擔任后衛的大官圩特務大隊停留下來,派出兵力,伏于青山兩側,阻擊黃池、青山據點可能增援之敵。

    主攻部隊停了大約15分鐘,仍然按照原來的次序向目的地搜索前進。凌晨4點左右部隊趕到了王石橋。

    王石橋距官徒門只有3里,這時粟裕放下心來——敵人還沒有發覺這支長途奔襲的部隊,突襲的目的已經達到。

    主力沿著堤埂的傾斜面前進,離敵人的據點有半里時停下來。突擊隊的干部帶了幾個尖兵摸上前去偵察,發現只有兩個敵人的哨兵,穿著大衣,戴著風帽。

    突擊隊進行最后偵察時,所有官兵都悄無聲息地貼著地面向前爬進;二梯隊緊緊跟進。接近到鐵絲網近邊的時候,距敵人不到30米,正想拉開障礙時,警鐘響了,對方惡狠狠地問:“哪個?”緊接著突擊隊的手機槍、花機關、輕機關、駁殼槍一齊開火,簡直聽不出每一響聲的段落來,就像爆竹店里失火一樣,只有那猛烈的手榴彈爆炸的聲音,才能清晰地分出個數來。子彈出槍口和手榴彈爆炸的火光照耀得通亮,沖鋒號吹得使人更加有勁。

    不到一分鐘戰士們就沖破了鐵絲網。敵人兩個哨兵被打倒在地。哨兵身后約10米的掩蔽部里的一排敵人,動作快的鉆了出來,一到外面就中彈跌倒了,有的半個身子躺在洞里,半個身子躺在洞外,剛好塞住了洞口。動作慢的,就永遠躺在掩蔽部里出不來了。

    范連輝第二梯隊勇猛地沖進街中,轉向河邊,順利奪到木橋。接著沖過河東,沖進了偽軍司令部。

    在西岸打響的同時,東岸的機關槍也響了,北進的一個連沖破了鐵絲網,夾擊敵人的側背,東邊街口似爆竹店失火一樣響了一陣。以后,槍聲就漸漸稀疏下來。

    從開始攻擊起到解決戰斗,大約經過8分鐘光景。

    東方已經發白,街上只見到兩種極端異樣的情景:一種是橫七豎八的敵尸和血肉模糊的呻吟著的敵人傷兵,滿街雜亂的堆著軍用品及用具;另一種是老百姓領著勝利的三營官兵肅清殘敵,并燒水送茶,忙個不停。東邊牽一串,西邊押一群的俘虜,在南邊街口的地坪里集合清查人數。由河西攻擊的部隊全無傷亡,攻擊河東的部隊各有一名衛生員、司號員受傷。

    官陡門奇襲戰共殲滅偽軍200余人,活捉57人,僅偽軍司令一人因在蕪湖未歸而僥幸漏網。

    戰士們經過一夜的行軍和戰斗,臉色雖略顯蒼白和疲勞,但是精力仍然很充沛,情緒更加高漲,愉快壓倒了疲勞,都在興高采烈地談著:“這個偽軍真是豆腐做的,真叫作豆腐軍”,“可惜了,那個狗司令夏明才,在蕪湖沒有回來”,“鐵絲網簡直像蜘蛛網”,“哼,這樣好的地形,四面都是水,只要有子彈,我們包守一個月”。

    撤退的路上聽到蕪湖方向傳來槍聲。“噫,蕪湖方向的槍響了,大概是敵人援兵吧?”一個戰士問。“不要緊!他媽的,這樣的地形,請他來吃子彈!”值星排長這樣的回答。

    “嘀嘀嘀嘀,嗒嗒嗒嗒,嗒嘀,嗒嘀……”司號員發出防空號音,在干部們督促下,戰士們都分散隱蔽。一會兒,敵機“嗡嗡嗡嗡”地在頭頂低空偵察,一圈二圈三圈,但什么都沒發現,只好飛走了。

    回到貍頭橋,軍部來的戰地服務團帶有相機,有人喊“照相照相”,于是把戰利品全搬出來,部分參戰的指戰員站在一起合影留念。

    事后,粟裕欣然提筆歌頌這一重大勝利:

    新四軍,膽氣豪,不畏艱苦與疲勞,七十里之遙,雪夜奔襲蕪湖郊,偽軍無處逃,傷斃滿溝,活捉四十余,步槍四五十條,機槍三挺,駁殼十余條,還有大刀、日偽軍旗、腳踏車、大衣與皮袍,軍用品用籮挑,漢奸遠逃,敵偽心愁,廣大人民興高,同聲咒罵漢奸:罪不可饒!

    粟裕題于(民國)廿八年一月廿一日

    消息傳開,老百姓樂壞了,更有好事者編了一首順口溜:“四老板,是天神,一飛飛到官陡門,黑頭鬼子呼呼睡,閻羅殿上已點名;四老板,是天神,一飛飛到官陡門,這邊唱著凱歌去,那邊急煞了小日本;四老板,是天神,一飛飛到官陡門,百姓心里暗自喜,都夸老四是神兵。”

    駐守蕪湖的日軍指揮官無可奈何地說:“新四軍是神,你打他時一個也沒有,他打你時都出來了。”

    幾十年后,有人評價奇襲官陡門說:“在官陡門之戰中,粟裕謀劃之精、出兵之奇、行動之快、用時之短,都堪稱突襲戰的經典范例,其中甚至可以依稀見到史書中‘李愬雪夜入蔡州’的影子。”

    官陡門戰斗后,國軍第三戰區專門邀請粟裕去講授游擊戰的經驗。從戰法、戰術動作到打擊對象和目標選擇,粟裕一連講了幾個小時,生動活潑,通俗深刻,令國民黨軍將領們贊不絕口。一位曾參與過“圍剿”紅軍的川軍師長更是頗為感慨:“粟司令,從前我對你們共產黨的軍隊是有點瞧不起的。可是今天聽了你的報告,我才知道你們的水平太高了。共產黨里有你這樣的人,難怪立于不敗之地!以后還請多多關照。”

    當年10月,重慶《新華日報》刊登粟裕的《蕪湖近郊官陡門的奇襲》,粟裕指揮游擊戰出神入化的美名被廣為傳頌。

    在奇襲官陡門的戰斗中,大官圩特務大隊出色完成掩護任務,粟裕特地嘉獎隊長朱昌魯。到了2月,又將特務大隊和劉一鴻的蘇皖邊區抗日自衛大隊合編為二支隊特務營,當涂縣的地方部隊上升為二支隊正規軍,劉一鴻為營長。

    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粟裕的游擊戰術在江南戰場打出了神威,成了消滅敵人、保存和發展自己的有效方法。經過實戰檢驗的游擊戰術不斷發展完善,日臻成熟,使得粟裕在游擊戰中游刃有余,戰果顯著。粟裕也因此脫穎而出,成新四軍指戰員中一顆耀眼的明星。經過半年多的錘煉,粟裕率領的二支隊成為了令敵人膽戰心寒的勁旅,活動范圍從蘇皖邊的小丹陽周圍一帶迅速發展到南京近郊地區,大有兵臨城下之勢。

    經過半年多的斗爭,粟裕與一支隊的陳毅先后建立起了茅山、丹北、橫山、江句、句北、小丹陽等10多塊小型的游擊基地,擁有40萬人口。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