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揮戈蘇浙,千里挺進創奇跡_關于粟裕的故事

    揮戈蘇浙,千里挺進創奇跡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揮戈蘇浙,千里挺進創奇跡_關于粟裕的故事

    此次南下兵分東西兩路,東路由劉先勝、陶勇、阮英平率特一團、特四團和機關后勤,從江都大橋地區嘶馬、大橋間渡江,經丹(陽)北、句(容)北南下。西路由粟裕率領的指揮部、三旅七團及300多名地方干部從淮南出發,在儀征、東溝(六合城東南)間渡江。

    1944年12月26日,粟裕率領西路部隊進至離長江邊約15公里叫小營里的村莊宿營,與之前派出的嚴振衡會合。嚴振衡向粟裕匯報了他兩個月來的偵察情況,建議把封船時間定在下午3點和4點之間,晚上過江。粟裕同意了嚴振衡的渡江方案。

    27日下午3點,嚴振衡帶人把附近港口的船封起來,但數量仍不夠,黃昏時他駕船到長江上去,見船就攔,攔住了就跟人家租。天黑之前嚴振衡征集到20多條船。

    粟裕將西路軍分成3個縱隊,左縱隊由七團新任團長賀敏學率領,中央縱隊由七團政委彭德清率領,右縱隊由七團副團長張云龍率領。當天晚上隊伍秘密向長江邊集結。(www.whqb88.com)

    粟裕的指揮部只有40多人,一部電臺,跟隨中央縱隊出發,妻子楚青和兒子戎生也在隊伍中。出發時軍需官黃志遠發高燒,馬都騎不了,騎上去就摔下來。黃志遠是粟裕從軍部特意調來的軍需官,帶有幾百兩黃金,還有一部分銀元和一筆國統區用的鈔票。

    粟裕聞訊前來看望黃志遠。他來到黃志遠身邊,摸摸他的頭,輕聲說:“溫度很高。”黃志遠躺在擔架上,想到自己也是生龍活虎的悍將,卻因為病魔成了部隊的累贅和麻煩,深感內疚和不安。粟裕安慰黃志遠說,不能騎馬就坐擔架跟隨大家過江。

    從李營到長江邊只有30里地,不到2個小時,機關和部隊到達長江邊。

    這個地方叫沙窩子,處儀征、東溝之間,是長江邊上一個不出名的小地方,對面是龍潭,一個很小很不起眼的碼頭

    大部隊偷渡敵人嚴密封鎖的長江天險是部隊南下面臨的第一道難關,也是風險最大的一關。日偽對長江封鎖很嚴,艦艇在江中晝夜巡弋,沿江據點林立,警戒嚴密。日偽又嚴令所有船只白天憑條出港,晚上進港封存,各種船只被日偽控制不易征集。時值冬季,長江水位低落形成寬闊的泥灘,除了碼頭,船只不能靠岸,人馬也難于徒涉。于是粟裕選擇了龍潭這個小碼頭作為登岸地點。

    龍潭西靠汪偽首都南京,東鄰偽江蘇省會鎮江,是日軍華中派遣軍第六十一師團和汪偽第三軍的轄區。南京、鎮江都有日偽重兵駐守,兩地之間的龍潭、下蜀、高資都是日偽重要據點,鐵路與江岸并行,中間地帶很狹窄,地形不利;天寒地凍,河湖結冰,部隊行動不便。但也正因如此,敵人想不到新四軍敢在此刻從他們眼皮子底下通過。地點、時間都出敵不意,最危險的地方恰恰成為最安全的地方。

    為防意外,粟裕在岸邊預留了擔任警戒和掩護的足夠兵力。現在征集的20多只木船擺在江邊,等著把南下的部隊運到長江南岸。

    此時江面和兩岸一切正常,但嚴振衡擔心對岸情況,向粟裕建議由他帶兩只船先行過江探路,粟裕說:好,就這么辦。

    偵察分隊和一個加強排在嚴振衡的率領下先行出發。他們除了長短武器,每個人手中還有一支短把鐵鍬,既可以用來修工事,又可以當槳劃船。在夜幕的掩護下,先頭部隊上了船向對岸劃去。

    粟裕及身后無數雙眼睛目送著他們遠去,黑夜里看不到什么,只聽到江水拍岸的聲音。

    這年冬天蘇北特別寒冷,臨近渡江日子又下了一場大雪,更是平添幾分寒氣。入夜之后朔風凜冽,天寒地凍。

    粟裕身穿一件黑色短皮夾克,頭戴棉軍帽,站在江邊注視著煙波浩渺的長江,不時從口袋里掏出懷表看時間。冷月清光下,粟裕的神情從容、沉穩。

    良久,對岸一直無聲無息,沒有槍聲,沒有爆炸產生的火光。偵察分隊已悄悄在龍潭水泥廠東邊的小碼頭登岸,并把十幾個廠警穩住。

    嚴振衡是粟裕司令部辦事能力最強的人之一,為保證大部隊過江,他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做了很完善的渡江方案供粟裕參考。但他這次百密一疏,出發前沒有和粟裕約定聯絡的方法。

    粟裕等了很久,不見對岸發送安全信號,也沒有一點異常現象,就果斷下令部隊開始行動。

    部隊和地方干部上了船,黑夜里,2000多人忙而不亂,秩序井然。隨后20余艘船悄悄地馳過大江,靠上南岸的小碼頭。那些被偵察兵看管的廠警一看突然冒出這么多裝備齊整、威武雄壯的新四軍部隊,嚇得目瞪口呆,默不作聲!

    這是粟裕第二次渡過長江。上一次是北渡,這一次是南下。

    踏上南岸堅實的土地,粟裕松了一口氣:已過了此次南下風險最大的一關。

    過江后,緊接著是穿過京滬鐵路封鎖線,同樣不可馬虎。這里西邊就是日偽統治核心——南京,如被發現,日軍會利用便捷的鐵路出動守城部隊,甚至動用空軍不惜一切代價追擊過江的新四軍部隊。這樣不僅會造成損失,而且暴露戰略意圖后會導致更嚴重的后果。

    過江后,粟裕同接應的丹北、茅山地委,江(都)鎮(江)工委的領導同志和十六旅派來聯絡的參謀見了面。由于人多船少,來不及運送第二次天就快亮了,剩下一個營只能等第二天晚上渡江。粟裕連夜在下蜀與龍潭之間穿過京滬鐵路,從句容城東悄然而過。這時天已大亮,久違的江南大地重新出現在粟裕的眼前。

    四年前,粟裕和陳毅在京滬沿線日偽統治的核心區打游擊本已十分艱難,還時常受當時國民黨軍及所屬游擊部隊的威逼,最后為顧全大局,兩人迫不得已將主力轉移到江北。現在粟裕率部重返江南,以建往日未竟的抗日大業,倍感興奮。

    粟裕如同返鄉的離人,親切地打量著久別的江南大地。未幾,重逢的喜悅迅速黯淡。蘇南抗日根據地受日偽頑破壞極為嚴重,敵人用軍事政治、特務等多種手段摧殘根據地抗日力量,使得這一抗日根據地元氣大傷一直沒有得到恢復。江南向來是有名的富庶之地,但卻因為日偽長期的燒殺擄掠,當地經濟已被完全破壞。沿途所見滿目荒涼,到處是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群眾。

    在敵人多年摧殘下的句容縣百姓突然見到大批軍容整肅的新四軍主力部隊浩浩蕩蕩開來,驚喜萬分,奔走相告,紛紛自動帶著干糧要求挑擔送行。有的是兄弟父子一起來,有些地方全村全家勞力都來了,實在爭不到任務的幾百民工,幾經勸說仍不肯走開,他們希望扛著扁擔同子弟兵并肩伴行。

    黃志遠躺在擔架上向南開進,江南老區人民對新四軍的深厚感情讓他激動不已。他與粟裕不在一起,但一到宿營地,大家又住在一個村莊內。黃志遠躺了兩天,已經可以行走了,借宿營機會,有時間就到粟裕住屋里去看望他。粟裕見到黃志遠,總是笑瞇瞇地問他身體好些了沒有,親切地關照他好好休息。

    黃志遠流露出一些工作上的顧慮:“部隊南下后,時值春節前后,蘇浙皖邊是山區,歷來糧食生產不足,要鬧春荒,這么多部隊的糧秣給養實在是個大問題。”

    粟裕開導他說:“我們到長興后,與蘇中首批渡江的同志加上蘇南的十六旅,組建蘇浙軍區,由羅湘濤同志任供給部長。他是湘鄂贛邊的財政部長,是供給工作老前輩。地方財經工作是李建模同志負責。還有一批地方干部隨軍南下,蘇中黨校本期結束后也會分配來一批干部。供給工作要依靠地方黨政機關,大家一起動腦筋,想辦法。我們會合后還要研究許多事情,包括部隊后勤供應方面的問題。”

    經粟裕這樣一說,黃志遠內心的憂慮少了一些。

    31日,粟裕和西路軍到達溧陽縣一個叫陶莊的村莊。粟裕讓部隊在此休息三天過元旦

    這一帶是茅山中心區,是新四軍1938年初在蘇南建立的第一塊根據地。這是陳毅和粟裕親自建立的。粟裕想起初到江南時老百姓不了解新四軍,對他們不理不睬,門戶緊閉,有的村莊還槍炮相向。不過現在不同往日,老百姓知道新四軍是人民的軍隊,他們熱愛新四軍。他們在日、偽、匪、頑的騷擾壓榨之下生活艱苦,但還是想盡辦法熱烈歡迎和慰問子弟兵的到來。有的村子群眾還搭起彩門,墻上貼滿紅綠標語。當戰士們從敲鑼打鼓夾道歡呼的人群中通過時,個個精神抖擻,步伐矯健,連續行軍的疲勞頓時消失。

    三天后部隊繼續前進,經上興埠、周城、廟西,于6日到目的地浙江省長興縣仰峰岕,十六旅官兵舉著火把為南下部隊照明。在仰峰岕的一座古樸的老宅前,十六旅旅長王必成、政委江渭清、參謀長陳鐵君、四十八團團長劉別生等人靜靜等候著粟裕。他們一個個以莊嚴的軍禮將他們的師長迎進老宅。

    老宅是磚木結構,前后兩進,左右兩側屋,共有大小房間幾十間。這座老宅就是當時默默無聞,后來卻為世人廣知的沈家大院。司令部秘書處、參謀處、作戰科各單位當即入駐沈家大院。寂寞的沈家大院一夜之間將星云集。

    到仰峰岕后,軍部發來聯絡延安的通訊文件,約定每晚8點鐘定時聯絡,用頻80兆赫。通訊科李景瑞立即作了安排。他們擔心距離遠、信號弱,聯絡困難,所以給電臺換了新電池、新電子管,又擦洗了馬達。到了晚上8點,他們收聽了10多分鐘后,即聽到延安臺呼叫。為了順利溝通聯絡,通訊科的戰士們準備用加高天線高度的方法,來增強發射功率。他們連夜上山砍了特別高大粗壯的毛竹將天線重新高架,并對準延安方向。當晚與延安順利建立了聯絡。

    中央軍委電令成立蘇浙軍區統一指揮江南、浙東部隊,任命粟裕為軍區司令員,譚震林為軍區政治委員,劉先勝為參謀長。為保密,蘇南王必成的十六旅稱第一縱隊,浙東部隊稱第二縱隊,和粟裕、陶勇一起南下的七團、特一團、特四團稱第三縱隊,蘇中第二批南下部隊到達后編為第四縱隊,司令廖政國,政委韋一平。

    譚震林正在津浦路西淮南地區指揮反“掃蕩”尚未動身南下,劉先勝則正在南下的路上。他與陶勇率東路特務第一、第四團和機關后勤過江后分別從日偽新豐據點中及陵口附近通過運河和鐵路南下,于15日到達長興地區與粟裕會合。

    陶勇、劉先勝和東路部隊抵達長興與粟裕會合后,粟裕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此次7000多人的隊伍從江蘇的最北部南下,在日偽的眼皮底下越過長江天險,通過日偽一重又一重的封鎖線,行程千里,到達江蘇的最南部,進入浙江境內,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毫發未損,實乃中國抗日戰爭史上一大奇跡。

    奇跡的誕生與沿途地方黨政干部的大力支持是分不開的。接到命令后,長江兩岸各地方黨政干部充分發動群眾,千方百計征集船只,還巧妙地調用了兩艘日商輪船。他們積極為新四軍提供向導、民工、糧草和宿營地,還做偽軍工作配合新四軍過江。東路軍從新豐據點過運河時,該處偽軍頭目把日軍“邀請”到據點里面吃喝作樂,把大部分偽軍拉到野外,只留少數偽軍在崗哨上,實際是為新四軍大部隊通過做警戒。人民群眾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對新四軍熱情、無私的支援,是新四軍獲得勝利的根本保證。

    這一奇跡的發生也與組織者粟裕息息相關。

    此次過江地段是粟裕派人通過征詢各級干部和沿江居民、船工、漁夫的意見,實地勘察流向、水速、潮汐起落等水流規律,查閱水文資料后才選定的。地點確定下來后,粟裕又專門指示在上下游各延伸數十公里地段,從南京到江陰間,每數公里設1個觀測站,24小時不間斷觀測、偵察江面和兩岸敵人的活動,包括日偽艦艇船只往返航速、巡航方向、路線、次數和岸上敵軍活動狀況,切實掌握了敵人活動規律后最后選定過江時間。過江在時間和地段上做到了出敵不意,確保了萬無一失!

    既已抵達目的地,粟裕即開始著手建設蘇浙軍區的工作。

    粟裕是蘇浙軍區的司令,擔負著領導新四軍在東起浙東、西迄皖南、北自長江、南達天目山地區開辟蘇浙軍區的任務。他又是中共華中局的代表,全面領導蘇南、浙西、浙東三個地區的黨委工作。還有民主政權建設、統一戰線、策反鋤奸、后勤保障……方方面面的工作任務都壓到了37歲的粟裕身上。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