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攻敵之短,數年纏戰敗南浦_關于粟裕的故事

    攻敵之短,數年纏戰敗南浦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攻敵之短,數年纏戰敗南浦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3年春天,小林信男對通中地區的軍事“掃蕩”于4月25日告一段落,4月20日發起的對海啟地區的“掃蕩”則于4月30日結束,隨后在兩地構筑大量據點,轉入“清鄉”的深入階段。粟裕于4月底離開南通,來到東臺縣城東北一個叫石家灣的小鎮。

    南浦對調防之事耿耿于懷,他下令在其防區內停止或不主動攻擊新四軍,所以當四分區狼煙四起、雞犬不寧的時候,蘇中一、二、三分區都比較平靜。現在東臺縣城北部地區成了蘇中軍區直屬機關的避風港,粟裕的師部在石家灣,教導團、七團、衛生部、供給部、修械所、印刷廠、毛巾廠等單位分駐西團、小海、大橋、草廟一帶。

    粟裕到石家灣后剛好是五一國際勞動節,那天粟裕親自到草廟三樂倉慰問兵工廠修槍所和榴彈廠的工人。那些工人是張渭清從上海請來的技術工、師傅,他們不算是軍人,但也不純粹是為了錢而到兵工廠做事。

    日軍得到粟裕到東臺縣的情報后,命令南浦集中兵力對東臺地區進行梳篦式大規模“掃蕩”和“鐵壁合圍”,尋殲新四軍首腦機關及主力部隊,以配合小林信男在四分區的“清鄉”。因失去地處長江黃金水道、油水很足的南通,南浦心里有氣。他消極怠工,按兵不動。(www.whqb88.com)

    南浦到蘇中已有兩年多,除了搶掠,他還在這里開公司做生意。本人及其下面的軍官都發了財,在當地有固定財產,和一部分“中國人”也結下了一些“深情”,成為“朋友”。在當地他們高高在上,是這里的“太上皇”。南浦手下那些小隊長都可以指揮偽軍的旅長、團長,一個中隊長都可以騎在偽軍師長的頭上作威作福。小林信男到南通主持“清鄉”后,南浦在蘇中的地位不再是至高無上。

    當小林信男在通中地區和海啟地區“清鄉”時,南浦在他泰州的司令部里心情復雜、郁郁寡歡。他冷冷地看著小林信男的“清鄉”,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因為小林信男的“清鄉”很不順利,尋殲粟裕指揮機關和主力的日偽部隊屢屢撲空,反而不斷遭受新四軍和民兵的打擊,“清鄉”骨干和特工人員在一個月內被殺200多人。

    此時,小林信男的防區內新四軍沒了蹤影,好像蒸發了一樣,他不去想那是粟裕的“扮豬吃虎”的戰術,而以為是自己所向披靡,掃除了新四軍。他雄心勃勃地在通、如、海、啟四縣構筑大量據點,每天將部隊分成多路成梳篦式往返搜索新四軍留守部隊和黨政人員。

    從4月下旬開始,小林信男在“清鄉”區外圍,以天生港為起點,沿公路、河道直至黃海邊的鮑家壩200多里的線上,構筑竹籬笆,建筑碉堡、瞭望哨,同時封鎖大小口岸,只留少數通道,派兵把守。在東面,占領沿海市鎮,封鎖陸上與海上交通。整個封鎖線上,設大檢問所40多個,小檢問所100多個,配備訓練有素的檢問人員450多人。揚言“籬笆打成功,清鄉便成功”,“籬笆打好了,新四軍跑不了”。

    不過小林信男料想不到的是,他煞費苦心經營的這條封鎖線被“投誠”的湯景延神不知鬼不覺地捅開了一個大豁口。

    湯景延穿上偽軍服后,團部移駐茅鎮,所部分駐茅鎮、姜灶港、張芝山一帶,其實際控制的地區從過去的(南)通、海(門)公路以北一帶向南擴展到長江邊。4月下旬,湯景延又借用姜頌平的招牌在茅鎮開了個“協記公行”,自任總經理,主要經營糧食、豬羊、禽類、八鮮、蔬菜等業務,并在宋季港、牛洪港、青龍港設立了分行。分行中,青龍港地處交通要沖,該行在做生意之外,主要任務是收集日偽情報。牛洪港分行以生意為掩護,側重承擔新四軍地下南北包括軍火、西藥等日偽禁運的物資運送和人員來往任務。兩港之間的宋季港,則見機行事,以分散日偽注意力。

    在小林信男的軍事“掃蕩”中,一師主力及地方部隊都未受損失,現在日偽的封鎖線又被撕破,粟裕懸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加上南浦的消極怠工,粟裕也不用晝伏夜行了。

    小林信男比南浦兇狠,在通中地區“掃蕩”時,他手下一次出動就抓走壯丁300多人,強奸婦女幾百人,搶走財物不計其數。但僅從他構筑竹籬笆來圍堵新四軍即可看出,他并不是一個聰明人。

    南浦更不是聰明人。這個時候,國民黨江蘇省長韓德勤和張星炳已被擊垮,李明揚、陳泰運勢力均已嚴重削弱,蘇中只剩下新四軍與日軍、汪精衛的“和平建國軍”之間的對抗,正是他協同小林師團和李士群消滅新四軍的大好時期,但他卻來了個作壁上觀。

    粟裕也適時轉變對敵人的對策。他利用日偽之間、偽偽之間的矛盾,指令所屬部隊在“清鄉”區內著重打擊主持“清鄉”的小林師團和張北生的新偽軍,在非“清鄉”區內對南浦旅團和李長江、楊仲華的偽軍暫時不采取進攻動作,促使南浦旅團和李長江、楊仲華對“清鄉”采取消極態度,以求得相對穩定的間隙時間來休整力量。但這一做法也使日偽從非“清鄉”區抽出部隊,集中全力對四分區“清鄉”。

    5月10日前后,粟裕得到可靠情報,駐蘇中二分區的偽二十二師劉湘圖受命再派一個團參加“清鄉”,駐三分區的偽三十四師田鐵夫則受命除師部留在如皋外,其余所有部隊全部開往四分區。

    粟裕聞訊致電一、二、三分區葉飛、管文蔚等領導,要他們集中力量對與新四軍無關系或關系不可靠之偽軍的留守部隊如偽二十二師劉湘圖部作猛烈進攻,對與新四軍有密切關系(如偽三十四師田鐵夫)的留守部隊發動威脅性的攻擊和民兵圍困,使其無法抽調兵力前往四分區。同時命令各軍分區組織一支由20 ~ 50人組成的短槍隊,由各專署保安處長或部隊鋤奸部門得力干部負責率領,到四分區協助進行捕殺“清鄉”人員及執行鋤奸政策的工作,軍區派周林(軍區政治部鋤奸部長兼行署保安處長)前往統一指揮。

    接到粟裕的電報后,二分區的興化獨立團、臺北獨立團及調到二分區的七團襲擊了偽劉湘圖部所駐的黃莊、顧殿堡、大鄒莊、安豐、釣魚臺等據點。三分區在葉飛、陳玉生的指揮下對偽三十四師田鐵夫部佯攻,迫使其不能向“清鄉”區增兵。

    這一手起了連鎖反應。受到新四軍真真假假打擊的偽軍都向日偽高層求援叫苦。同時南下的短槍隊在四分區給“清鄉”人員以空前的壓制。派往四分區的短槍隊除了一、二、三分區各一隊外,還有軍區直屬部隊抽出的一個排,共計只有百余人,但日偽紛紛傳言蘇中軍區要派一個短槍團到四分區。外來“清鄉”人員哀嘆:“‘清鄉’無把握,生死不可卜。大家撈一把,趕快出蘇北。”

    面對上述情況,日軍高層震怒,命令南浦立刻“掃蕩”東臺地區。南浦這回不敢再怠慢,于5月15日集中4000多兵力向東臺南部開始“掃蕩”,預定時間為1個月。

    5月16日,考慮到“掃蕩”東臺南部的敵人可能轉向臺北地區,為求主動,粟裕率領師部離開石家灣,轉到復太港,特務團移到三十戶灶。

    17日,日偽在東臺北部地區潘家、大中集、西團都增加了兵力,師直機關經麻墩跳過東潘公路到施家墩,第二天因敵抵一倉河,移往房家舍,19日晚上又移將家壩。20日,潘家增敵1000多人,師直機關又移沈家舍。21日那天,教導團一部在七灶河伏擊由大中集往劉莊之敵,殲日偽40余人。三旅七團一部攻克戴家窯,一部攻進草堰。

    23日,粟裕已經摸清了此次南浦“掃蕩”的意圖和敵情,當即指揮教導團、七團及東臺地方力量轉入反攻,同時襲擊戴窯、草堰、安豐、梁垛、富安、仇湖等地的日偽軍。

    24日,師部轉移到西八灶時,200多日偽軍在進犯何家灶時逼近師部的警戒線。其時,偵察科嚴振衡一面派人向粟裕報告,一面帶特務隊占領有利地形迎擊敵人以掩護師部撤退。粟裕接到報告后帶著周蔚昌和幾個參謀跑到前線。嚴振衡勸粟裕不要再向前,粟裕說要給這股敵人以有力的打擊,然后繼續向前。嚴振衡見阻止不了就趕緊集合部隊跑到粟裕前面。只跑出100多米,嚴振衡就跟日偽軍打了起來。嚴振衡占了幾間草房,架起機關槍,與敵人形成對峙。粟裕拿著望遠鏡觀察這股敵人,發現這股敵有只有100多日軍和100多偽軍,粟裕即令嚴振衡率特務隊正面阻擊敵人,調2個連從特務隊右側出擊,調東臺獨立團抄日偽軍后路,準備將這股日偽軍全部吃掉。但日偽軍發現不妙,在包圍圈合攏之前逃竄。嚴振衡即組織部隊追擊,向東追到十五灶。

    師部當晚移麻墩。此后,師部移東復太港、唐馬灶、徐墩子。

    南浦的掃蕩勞而無功,反而損兵折將,喪失據點,不得不調回兵力,加強防守,“掃蕩”也以失敗告終。

    此戰過后,日軍軍部認識到南浦到蘇中以來,不但不能削弱或消滅粟裕的部隊,反而受了很大的損失;南浦在“清鄉”之前既不積極準備,“清鄉”后又不積極配合,僅南浦現有力量要控制蘇中地區已不可能,決定重新調整防務,并擴大南浦的編制——將武漢的第四十師團青木旅團殘部調南京、鎮江地區,所部改為第七十旅團,青木被調離,由一個叫崗村藤之的少將任旅團長,與南浦的獨立十二旅合編為第七十師團,調船引正之中將任第七十師團長。南浦的獨立十二旅改編為第六十九旅團,以一個叫巖切的少將擔任旅團長,所缺兵員由從日本國內來的新兵補充。南浦則回國,所部暫由其副官負責。

    南浦襄吉,1941年春從江南調到蘇中,他的成功之處在以5000多人的兵力控制三四萬偽軍,手下的國民黨降將如云,著名的如李長江、楊仲華、劉湘圖、張圣伯、吳剛、胡冠軍、田鐵夫、徐召南、徐承德等。當年控制的偽軍就有13個師、3個旅、42個正規團和11股雜牌部隊,共達3.7萬余人,從戰略上達到了控制蘇中的目的。

    但他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他最驕傲的是對偽軍的控制,但這種控制只是表面上的。全蘇中偽軍數量龐大,號稱有五萬人,實數也有三四萬人。但南浦并不希望偽軍成為一個強有力的集團,所以對偽軍采取分治政策,甚至有意識促成偽軍集團間自相傾軋,以便駕馭,形成了偽軍之間各自稱霸割據、互相傾軋的局面,這種局面事實上對日軍是不利的,同時南浦上上下下對各偽軍官兵任意凌辱,從而給了新四軍以分化離間的機會。1942年下半年以前,蘇中偽軍幾乎全部與新四軍對立,但到1942下半年以后,相當一部分偽軍傾向于新四軍。特別是偽第一集團軍李長江部就不完全在日軍意志下面行動,也不完全甘心受日軍驅使。

    南浦在蘇中最大的失敗是在與粟裕領導的一師交戰上。南浦旅團直轄5個步兵大隊和1個特種兵大隊,共5600余人,武器裝備好,戰斗力也強于同等的日軍。在“掃蕩”蘇中抗日軍民時,南浦旅團可以得到日第十五師團、十七師團、六十一師團,偽和平建國軍三十三師等13個偽軍師的配合。

    他在蘇中打國民黨軍可以說如砍瓜切菜、摧枯拉朽,但與新四軍交手則屢屢敗北。到蘇中兩年多來,他的旅團被粟裕的一師殲滅的累計有5000余人,5個大隊長中損失了3個(第五十二大隊長保田在謝家渡被打死,五十四大隊垣馬因與一師作戰失利厭戰自殺,另一名殞命情況不詳)。經不斷補充,南浦旅團現在剩下3700余人,但已不再是從前那支戰斗力很強的野戰部隊。而與他交手的這支新四軍當初不過7000多人,但越打越多,越打越強,現在正規軍有2萬多人,民兵以10萬計。正是他的失敗才導致他的免職。

    南浦應當是侵華日軍中很另類的一個軍官。在三陽,他的部隊丟了大炮,他向新四軍說軟話,請求歸還大炮;二窎謝家渡戰后,七團受命將他那些被打死的士兵尸體送還時,他居然寫信表示感謝;他在中國一面打仗,一面開公司做生意賺錢;小林信男在四分區“清鄉”時他下令停止或不主動進攻新四軍,暗中支持新四軍反“清鄉”。

    南浦回國前夕,為了掩護其調動,也為了報復,對靠他最近的劉先勝十八旅所在的一分區發動“掃蕩”。

    6月20日,南浦離開泰州回日本。在他回國途中,日本青木旅團及在上海訓練的日本新兵2000人分別從武漢和上海往南京、鎮江開拔。南浦的離開,意味著日本中國派遣軍第十三軍獨立第十二混成旅從建制上消失了。獨立第十二混成旅的消失、南浦的失敗和免職,是蘇中抗日軍民的勝利,也是粟裕游擊戰術的勝利。

    粟裕領導下的一師官兵避敵之長攻敵之短,在打敗敵人的同時發展壯大自己,越戰越強,越戰越勇。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