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東進敵后,反頑自衛取孝豐_關于粟裕的故事

    東進敵后,反頑自衛取孝豐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東進敵后,反頑自衛取孝豐_關于粟裕的故事

    這一年浙北山區的冬天很冷,常常漫天飛雪,長興縣槐花坎一帶的山坡早已被積雪覆蓋起來。

    在地圖上,長興縣不過是一個小點。現實中這個地方處在層巒疊嶂中,山高林密,地形險要。進可攻,不論向東、向北,下山之后即是一馬平川;退可守,莽莽群山是最好的藏身之所。這里北面是南京,東面是杭州,東北方向是上海,這些地方只需幾天即可到達。也因為如此,這里成為蘇浙軍區的指揮中心。

    1945年2月5日,蘇浙軍區在溫塘村舉行成立大會。之前天氣一直不好,然而這天天氣晴朗,太陽出來了,天上只有一些淡淡的云。山野尚有殘雪,天氣干冷干冷的。

    粟裕從沈家大院騎馬到達王必成旅部外面的大操坪時,那里已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青松翠柏裝點的主席臺上面有一條紅色橫幅,寫著“蘇浙軍區成立大會”八個大字。會場兩側掛滿了各地黨政機關和人民團體祝賀軍區成立的錦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抗戰到底!抗戰必勝!”的紅綠紙標語布滿會場周圍。(www.whqb88.com)

    主持大會的是參謀長劉先勝。當他宣布大會開始時,鞭炮齊鳴、鑼鼓喧天,幾十名司號員齊聲吹起軍號,響徹云霄。

    粟裕、劉先勝和一縱隊司令王必成、政委江渭清,三縱隊司令陶勇、政委阮英平和蘇南行政公署吳仲超主任繞場檢閱部隊。接受檢閱的是一縱、三縱的隊伍。一縱還將他們在杭村伏擊日軍繳獲的九二式步兵炮抬了出來放在最前面接受檢閱。當時二縱孤懸浙東地區,四縱尚在蘇中。

    蘇浙軍區范圍包括蘇南、浙西、浙東三個區域,蘇南區指江蘇長江以南以及皖南的宣(城)郎(溪)廣(德)和宣(城)當(涂)蕪(湖)地區;浙西區指浙江的錢塘江、富春江及其上游信江以西以北地區;浙東區指錢塘江至信安江東南、甌江以北地區。當時挺進蘇浙敵后的具體任務是深入蘇南工作;打開浙西局面;打通與浙東聯系。

    粟裕在主席臺慷慨陳詞:“今天軍區成立大會的意義,不僅在于檢閱我們自己的力量,而且是向蘇浙人民宣誓,我們將竭盡一切力量,完成準備反攻,驅逐敵寇,爭取抗戰勝利的重大任務。我們要積極響應中央提出的‘擴大解放區、縮小淪陷區’的號召,準備在戰略反攻中實現破敵、收京、入滬的戰略任務。”

    蘇、浙兩省物產豐饒,經濟文化發達,是敵頑我三種力量重點爭奪的地區。這里存在錯綜復雜、尖銳微妙的斗爭。日、頑都想制服對方,又都想利用對方打擊和消滅新四軍。新四軍向敵后發展,既要打擊日偽,又要警惕和防止日頑的夾擊。這種斗爭又因當時國際反法西斯斗爭勝利發展形勢而更加復雜:美國采取扶蔣壓共的方針;日軍迫于太平洋戰場的壓力而實施對蔣又壓、又誘其策動內戰的方針;國民黨頑固派則乘機對共產黨方面施加壓力,并集中精銳部隊驅趕新四軍。

    蘇浙軍區成立大會后,一縱和三縱指戰員根據指令立即整理行裝準備出發。2月10日晚,一縱向浙西莫干山區挺進,三縱七支隊向廣德以南柏墊以東地區為一縱擔任側翼掩護。

    王必成的一縱徒涉拇溪河,沿途積極打擊日偽,粉碎交溪、梅溪等地日偽軍的阻撓,連克和平、妙西、線溪、三橋埠、戴村、迎鋪等日偽據點,劉別生、羅維道的一支隊光復德清縣城,吳詠湘、丁麟章的二支隊光復武康縣城。日軍因為不斷抽調老兵到太平洋打仗,守衛這一帶的多是新兵,而且主要力量是偽軍,所以王必成的部隊進入莫干山區沒有受到太大阻礙。

    一縱出發后兩天是春節,粟裕讓機關里一些非要害部門放假三天。他則不聲不響,一個人對著地圖久久琢磨。粟裕關心著東邊一縱情況的發展,更密切注視著西邊第三戰區國民黨軍的動作。

    這個時候浙江境內的日軍正在加強沿海防御,他們放棄永康、麗水、衢州一帶,駐守在杭州至金華沿線,對其余地區無力顧及。浙西天目山脈以北宜城郎溪、廣德、安吉和天目山脈以東余杭、富陽等縣城及較大的集鎮雖仍被日偽占領,但日偽基本上是只守不攻。所以粟裕判斷,挺進敵后后,要防備的主要是西邊的國民黨第三戰區。

    國民黨第三戰區總兵力不下30萬,因制造“皖南事變”而臭名昭著,長期執行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政策。他們與日偽“勾搭默契和平共處”,甚至曾經提出“變匪區為淪陷區”、“寧可讓與日本,不可讓與匪軍”的口號。1943年還以三十二集團軍副司令陶廣為總指揮,調動14個團的兵力“圍剿”十六旅,揚言要制造“第二個皖南事變”,“打死王必成,活抓江渭清”,并把信件和傳單送給溧水城內的日軍,聲稱“只打匪軍,不打皇軍”,“中日停戰三個月,合力剿共”。

    12日,大年三十,參謀長劉先勝急匆匆帶著譚知耕、張日清發來的電報告知粟裕:七支隊在廣德以南一個叫上堡里的地方突然遇到頑軍攻擊!

    頑方得知一縱進入莫干山后,頑二十八軍立即命令六十二師師長劉勛浩“乘匪離巢之際一鼓捕捉而殲滅之”。劉勛浩認為移往莫干山的一縱回援七支隊至少要三天以上,若用五個團兵力夾擊七支隊,“兩天解決,綽綽有余”。于是劉勛浩率六十二師全部、“忠救軍”一個團、浙江保安部隊一個團經孝豐及其西北向第七支隊突然發起進攻,計劃先吃掉七支隊,然后切斷一縱歸路,殲滅一縱主力。

    過年的喜氣被一掃而光,司令部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上上下下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七支隊所在的那個叫上堡里的地方。

    攻擊七支隊的是國民黨第三戰區“忠救軍”的一個團。“忠救軍”全稱是“忠義救國軍”,前身是由軍統局戴笠和上海青幫頭面人物杜月笙合作組建的別動隊,負責配合國民黨軍對進攻上海的日軍展開情報搜集、破壞、襲擾、暗殺等特務活動。上海失守后,“忠救軍”撤到郊縣和浙江天目山區。該部受過正規軍事訓練,配有美式裝備,善于游擊和山地作戰。

    頑軍進攻是意料中的事,譚知耕和張日清率第七支隊當即奮起還擊。七支隊是赫赫有名的“老虎團”,“忠救軍”號稱“猴子軍”,都是國共雙方的精銳部隊。雙方一交鋒即廝殺成一團,上堡里的陣地多次易手。七支隊四連指導員汪德恕,緊密配合連長指揮全連多次打退頑軍進攻。當頑軍再次攻擊時,他跳出工事帶頭沖鋒。一顆子彈從他口中穿過,牙齒打掉了,鮮血直流,但仍忍痛沖鋒,再次把頑軍打退。

    七支隊將頑“忠救軍”擊潰后,一部進至孝豐北之陽岱山、景和里一線。14日,再次在孝豐北擊退“忠救軍”。

    前方戰事緊急,后方的沈家大院也是一片緊張與忙碌。前方的戰報如雪片一樣飛來,粟裕下達的一道道命令通過電臺發往前方:命第三縱隊張云龍、謝云暉的第八支隊,俞炳輝、李彬山的第九支隊投入戰斗;急調第一縱隊主力越過莫干山,由東向西切斷頑軍向孝豐、天目山區之退路,以協同第三縱隊殲滅來犯的“忠救軍”。

    15日,頑第二十八軍第六十二師由外白羊迂回至西畝市以西的景和里,企圖截斷七支隊歸路。

    六十二師是國民黨中央軍主力部隊,裝備整齊,彈藥充足,戰斗力較強。師長劉勛浩是湖南人,參加過淞滬會戰、南昌會戰、湖口戰役,富有作戰經驗。

    當天中午,三縱八、九支隊在景和里、南丁嶺以北與頑軍展開激戰。與此同時,一縱王必成得到粟裕的電報后,只留下兩個營的兵力,帶其余部隊西移參戰。

    前方戰事白熱化,粟裕在沈家大院待不住了,他將司令部交給劉先勝負責,自己帶著參謀人員、警衛分隊和電臺奔赴前線

    天氣很壞,陰雨連綿,因無防雨設備,致使電臺機器、電池受潮,已無法工作。粟裕知道后將自己收音機的電池給電臺應急,并令通訊科長李景瑞趕到駐地來解決問題。李景瑞得令后風雨兼程趕到前指,憑他豐富的經驗,判斷機器漏電、輸出不穩,當即用火慢慢烘烤驅潮,數小時后,發報機即恢復原有的良好性能。

    16日晚,由于信息聯絡不暢,陶勇的第三縱隊在王必成趕到之前即開始全線反擊。三縱戰斗力強悍,頑第六十二師根本抵擋不住。劉勛浩見勢不妙,怕受陶勇和王必成的兩面夾擊,立即放棄抵抗全線潰逃。頑軍大部鉆入山林逃走,三縱不熟悉地形,無從下手,頑軍得以脫逃。王必成的第一縱隊遲到兩個小時,趕到時只與逃頑尾部遭遇。

    黃玉庭與王直的三支隊于16日夜間向戰場開進。在開進途中,三支隊六連發現有隊伍向相反方向亂跑,便問是哪一部分的。對方答:“是六連的。”六連長一聽心里窩火:“還沒有打仗連隊就成了這個樣子!”他大喊:“我是六連長,六連的向這邊走,一個跟一個,不準掉隊!”那些亂跑的兵便一個個插到了隊伍里。走不多時,隊伍中有人開始發牢騷罵娘了,這可不是新四軍的作風,六連長產生了懷疑,他仔細辨認,雖看不清臉,卻看出那些兵軍帽上沒有防寒護耳,心里明白過來——頑軍混到自己的隊伍里來了。他暗中找來各排干部,悄悄說明情況,讓他們布置兵力看住軍帽上沒有防寒護耳的士兵,然后一面鳴槍,一面高喊:“繳槍不殺!”嚇得那些兵有的就地繳了槍,有的跑進路邊樹林里躲藏。天亮后,三支隊組織部隊分片搜索,陸續從森林里搜出300多人,頑軍第六十二師一八五團團長也在里面。

    17日,王必成的一縱參戰后即將頑軍擊潰并乘勝追擊,輕松拿下孝豐城,第二天又占領報福壇,配合第三縱隊于孝豐西會殲西圩市、漁溪口、大小王坑一線之頑“忠救軍”一部。殘余頑軍聞風喪膽,落荒而逃,向天目山和寧國竄去。電臺正常工作后,粟裕命令各部奪取孝豐后追擊限于報福壇、漁溪口一線。王必成與陶勇按令行事,鞏固陣地后,他們審問了俘虜,然后帶著情況及繳獲的新式武器——美制的湯姆式機槍卡賓槍趕往粟裕的前線指揮所。

    通過審問俘虜得知,頑第三戰區蘇浙皖挺進軍總部得悉一師主力與第十六旅會合,認為新四軍“企圖進入莫干山建立根據地后,可能進入杭嘉湖與海北地區,準備爾后協同盟軍登陸作戰,以爭奪國際信譽”,因此令劉勛浩“迅將該匪殲滅,毋使坐大”,并令“忠救軍”、浙保第二團、挺進第一縱隊等部協力堵殲新四軍。劉勛浩滿以為以5∶1的優勢能輕易地把七支隊吃掉,不料碰得頭破血流。

    頑軍軍紀敗壞,聲譽也不好,老百姓對頑軍如同對日軍一樣,都是又怕又恨。某連在追擊頑軍時被寬達40米的菜園河擋住去路。眼看國民黨軍隊正在對岸拉夫搶劫準備逃跑,隨同部隊一起行動的六七個老百姓脫下棉衣就跳進冰冷刺骨的河水中,利用原有橋墩和散落的竹板搶架浮橋。架橋時缺少大橋板支架,他們就硬是用肩膀當支架,扛著毛竹橋板,讓部隊從上面通過。

    粟裕聽取匯報后又試了試繳獲來的美式武器,試完后贊道:“好槍!”

    抗戰中國民黨從美國獲得了39個師的美械裝備,這些裝備主要用來裝備中國遠征軍。可能是三戰區位于國民黨以前的統治中心,擔負的責任重于其他戰區,所以也得到了這些先進的裝備。湯姆式機槍實為沖鋒槍,用手槍子彈,射程比步槍近一點,但火力密集;卡賓槍屬于步槍,重量不到五斤,威力大、射程遠,有便于更換的彈匣和較大的容彈量,堪稱當時世界上最好的步槍。

    粟裕的部隊自“皖南事變”以來不再享有政府財政撥款,也從未分享到國際上給予中國的援助。這是粟裕的部隊“得到”的第一筆來自美國的國際援助。

    粟裕讓釋放的俘虜給國民黨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帶去一封親筆信,寫道:“卑職率師南下抗日,正缺武器彈藥,承蒙你慷慨解囊,無私奉送俘虜1700名,迫擊炮3門,重機槍12挺,輕機槍30挺,湯姆式機槍14挺及步槍700支,解我燃眉之急,真乃雪中送炭,我等萬分感激。武器乃多多益善,你如愿再次相送,我仍來者不拒。謝謝!”

    此戰輕松攻取的孝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孝豐北連長興、蘇南,東與莫干山、杭嘉湖相連,西接廣德、寧國,南與臨安、余杭毗鄰,是一個交通要沖和戰略要地。這里曾六次被日軍占領,老百姓受盡日軍的蹂躪和國民黨的肆意搜刮,怨聲載道。新四軍進入孝豐后,嚴守紀律,秋毫無犯,深受當地百姓歡迎。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