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調敵回防,圍魏救趙護軍部_關于粟裕的故事

    調敵回防,圍魏救趙護軍部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調敵回防,圍魏救趙護軍部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1年初夏,粟裕的師部在新河邊、留園、繆家莊、老壩頭這些地方活動,6月份回到新河邊。新河邊有條小河,閑空時候粟裕常到這條小河里游泳

    這天黃昏粟裕來到河邊,師部通訊科訓練班一個叫湯聿文的戰士正在他的隊長廖昌林教導下學習游泳。湯聿文未下過河,只敢在齊腰深的水邊上“撲騰撲騰”地練習。粟裕看到后指點說:“小鬼,你膽子要大一點,只有到深水里去才能真正學會游泳。”

    粟裕自小就喜歡玩水,他的家門口就有一條小河,后來又在沅江之畔常德讀書,常在水里泡,所以善游泳。花樣也多,蛙式、仰游、自由式,潛入水中還可以一口氣出去20多米。

    湯聿文當時只有15歲,身高一米五,還是一個少年,但卻有將近一年的軍齡了。粟裕手下小戰士極多,像機要科的譯電員大都十七八歲,有些只有十五六歲。粟裕興趣廣泛,愛好頗多,戰斗間隙、工作之余,經常和司令部的小戰士們一起唱歌跳舞、游泳、打排球。三倉地區治安形勢也很好,一師報上曾登載舊場鄉兒童團長萬幸與團員吳志靜在老壩頭查粟裕路條的消息。那時候粟裕外出只帶著一個警衛員就大搖大擺地在三倉地區走來走去。(www.whqb88.com)

    此時北邊鹽城的形勢很緊張,據可靠情報,日軍不日即進攻鹽城。軍長陳毅和政委劉少奇制定了一個反“掃蕩”的計劃,令抗大五分校副校長、鹽城衛戍司令洪學智負責將衛生部、財經委員會等4000余人,外加抗大五分校2000多人帶往鹽東縣盤灣、龍王廟一帶疏散。又電令粟裕一師配合黃克誠三師反擊日軍。隨后,劉少奇、陳毅帶領一部分機關工作人員轉移到在湖垛東北約10里的北左莊。

    7月20日,南浦襄吉率獨立第十二混成旅團及李長江偽軍共1.7萬余人,配備裝甲汽艇百余艘,在飛機的掩護下,從東臺、興化、射陽、陳家洋四路合擊鹽城。日偽曾在南京夸下海口:“要以閃擊戰打擊陳毅將軍即今重建的新四軍軍部及其主力”。

    粟裕擺在軍部南大門的王必成此時直屬軍部指揮。王必成受命在鹽城以南,對自東臺北犯鹽城之敵節節抗擊,予以殺傷和殲滅。其在伍佑、劉莊、白駒、西團、小海作戰,以連為單位層層阻攔進攻之敵,擊沉敵汽艇20余艘,配合三師掩護軍部撤出鹽城。從東臺、興化、射陽、陳家洋四地到鹽城距離僅100公里左右,因為一師二旅和黃克誠三師的阻擊,日偽軍進擊速度緩慢。

    日軍攻打鹽城時,鹽城新四軍軍部機關早已撤離,只余抗大五分校副校長洪學智率領的一個大隊的學員,他們完成阻擊敵人任務后也撤出鹽城。

    日軍于7月22日占領鹽城。王必成指揮部隊分散兵力專攻日偽軍側背,在串陽河兩側神出鬼沒地打擊日偽軍,破襲鹽城至東臺交通線,打擊其來往部隊,阻止敵偽在鹽城、東臺間建立聯絡點。

    這個時候,負責保衛軍部的新四軍三師受韓德勤6個團的夾擊,在保衛軍部的職責上出現了空洞。軍部仍處在日偽進攻的危險中。

    日軍不甘心失敗,也估計新四軍部撤出鹽城沒走多遠,于是調來許多特制的裝甲汽艇在飛機配合下四處搜尋撤出鹽城的新四軍部,陸地上則投入一部分騎兵和大量步兵。當時正遇上下雨,河水暴漲。日軍汽艇活動非常便利,在水網上橫沖直撞。

    這讓陳毅和劉少奇非常被動。因為他們暫駐的北左莊四周都是小河溝,日軍的裝甲汽艇一遍又一遍地在河上搜尋,隨時有被發現的可能。后來軍部利用日軍懈怠的機會向西北方向轉移到達仁家橋宿營。

    這時傳來消息,魯迅藝術學院華中分院的戲劇系、音樂系和普通班在一個叫北秦莊的村子遭到日軍襲擊,有60多人被俘,30多人遇難,包括戲劇家許晴作家丘東平。

    噩耗傳到一師部,粟裕、鐘期光及師部一些在江南指揮部、蘇北指揮部跟丘東平共過事或是看過丘東平寫的小說的人都十分悲痛。丘東平正在創作的小說《茅山下》,是以蘇南茅山地區的抗日根據地為背景,描寫了新四軍在茅山下與日軍、漢奸、地方頑固勢力等所進行的復雜斗爭。本來要寫成長篇的,犧牲前只寫了五章。

    得知軍部危急,一旅葉飛急了。他決定調集一團、二團在三分區主動進攻敵偽軍中心據點古溪,調動日軍回防,以配合鹽阜區反“掃蕩”。他一面部署戰斗,準備晚上7時發起攻擊,一面將作戰計劃上報軍部、師部。

    收到葉飛的電報后,粟裕復電不同意一旅攻擊古溪的戰斗行動,主要理由是:攻堅不利,易遭受重大傷亡,且未必能攻下據點。

    葉飛收到復電后十分矛盾。打,違背師部的命令;不打,老軍部才被國民黨搞掉,新軍部又面臨被日偽“剿滅”的危險。

    他決定聽聽下面的意見,于是召集一團長王萱春、政委曾如清,二團長廖政國、政委李一平開會。會上眾人認為師部不贊同打是因為擔心傷亡太大,如果少或是沒有傷亡就不會有意見。葉飛反復權衡,覺得有把握,最后決定打,他做了更細致周到的攻擊部署。最終以傷亡不到100人的代價一舉攻下古溪,全殲偽軍1個團。

    葉飛組織這次進攻古溪違背了師部的命令,葉飛本人也認為這是不對的。他估計會受到師部的批評,但師部對此并沒有指責和批評之意。

    當時保衛鹽城是軍部統一部署的,葉飛攻擊古溪目的是牽制日偽軍以保衛軍部,戰前也將作戰部署上報軍部。也許在粟裕眼里壓根就沒有抗命一詞的說法。再說粟裕不贊成打古溪,主要怕一縱“攻不下來,傷亡一大堆,偷雞不著蝕把米”(葉飛原話)。現在葉飛以很小的代價成功殲滅古溪守敵,粟裕自然樂見其成。

    沒有指責和限制,就等于讓葉飛放手出擊,以牽制、調動敵人,配合鹽阜區反“掃蕩”。

    葉飛打下古溪后越發揮灑自如,率兩個主力團,加上地方武裝、民兵,浩浩蕩蕩,一路橫掃,收復黃橋、季家市、加力、孤山、石莊等地,先以主力和地方部隊包圍泰興城,后留地方部隊圍泰興,以兩個主力團包圍南浦旅團部所在地泰州城。因為泰興和泰州城池堅固,攻城會付出很大代價還不一定打得下來。所以這一回葉飛圍而不攻,坐等南浦旅團南調回援以解軍部之圍。

    當時軍部及龐大的后方在碩家集、陳家集、殷家橋、岔頭一帶轉移,危險萬分。劉、陳考慮到情況復雜,為了保證在嚴重情況下指揮不間斷,決定兩人分開行動。劉少奇由軍參謀長陪同,率一個連及直屬隊轉至東北方向活動,以便指導整個華中工作。陳毅則留下做善后工作。

    司令部被圍,南浦襄吉南北不能兼顧,于8月初率1萬多人從鹽城、阜寧地區南撤,轉向蘇中進行報復“掃蕩”。

    陳毅正在忙于處理后方,忽然接到一師發來的電報,說他們圍攻泰興城,繼續作戰,繳獲甚多,日軍已南撤轉向蘇中“掃蕩”。這樣一來,軍部之圍自然化解。陳毅十分高興,立即向劉少奇報捷。

    此時劉少奇正在一個叫大高莊的村莊里研究機關單位如何分散隱蔽的問題,收到陳毅軍部包圍已解的來電后,十分欣慰。大部日偽既已南下,軍部機關就無須再分散隱蔽。劉少奇立即宣布散會,然后與陳毅會合一起商討如何反攻的問題。

    陳毅、劉少奇一面直接向葉飛旅全體指戰員祝賀勝利,并予嘉獎,指示葉飛要當心回頭敵人的進攻;一面令三師的兩個團、一師王必成第二旅、軍部特務團和抗大,分別襲擊湖垛、上崗、伍佑、劉莊、崗門、南洋岸的日偽軍,以徹底粉碎日偽此次針對軍部的“掃蕩”。

    南浦旅團剛離開鹽城南下回援泰州,王必成就在鹽城附近發動攻勢,攻殲伍裕、劉莊、崗門等地守敵,同時配合三師攻殲湖渠、建陽、上崗之敵。

    當南浦回援離泰州城還有半天路程時,葉飛撤了泰州、泰興之圍,主力向根據地腹地古溪、營溪地區隱蔽集結,待機應敵。撲了空的南浦旅團由泰州出發向東“掃蕩”,企圖尋葉飛主力決戰。葉飛待南浦旅團東進至古溪、營溪附近,于夜間以急行軍向西,轉至敵背后,一舉攻克敵據點姚家岱,殲敵一個小隊。南浦聞訊,又從東向西追擊葉飛。葉飛待敵迫近,又于夜間由姚家岱急行軍向南,經靖江地區,向東返回根據地南部集結。

    利用日偽軍顧此失彼的時機,王必成率部奔襲鹽城東南裕華鎮。裕華鎮雖然是個小鎮,但地理位置卻十分重要,是聯系蘇中、鹽阜兩個根據地的南北交通要點,日偽軍在這里構筑有鋼筋水泥的防御工事,溝深壘高,設防嚴密。

    王必成將手中的三個主力團部署如下:四團攻打裕華鎮,五團和六團分別負責阻擊東臺和鹽城方向大中集的日偽援軍。

    8月15日,劉別生四團在王必成指揮下對日偽軍實施三面攻擊。駐守偽軍被全殲,日軍集中于炮樓固守待援。因為沒有重武器,第二天,王必成命令部隊找來四張桌子、十幾條棉被,將棉被放到水中泡濕包在桌子上,桌腿裝上輪子,做成“土坦克”。然后突擊隊員將棉絮澆上煤油,把手榴彈捆成集束彈,推著“土坦克”沖向守軍碉堡,用集束手榴彈將碉堡主門炸開。但堡內守敵仍負隅頑抗,使我久攻不下。此時兩個突擊隊員將澆上煤油的棉絮縛在身上,迅速鉆進碉堡,各自舍身拉響最后一束手榴彈,將大部分日軍炸死。日軍被迫退守碉堡二層。“敢死隊”隨后實施火攻,大火引發了手榴彈和子彈爆炸,日軍死傷累累。剩余9名日軍從三層樓跳下,結果摔死6名,摔傷3名。

    接著,劉別生四團從西、西南和南面三個方向殺向殘敵。終將駐守裕華鎮的2個小隊的日軍和600余人的偽軍全殲,其中日軍被擊斃70余人,生俘7人。

    裕華守敵被殲時,東臺出援第一批日偽軍被張強生五團殲滅;來自大中集方向的日軍被劉史明六團擊退。

    打下裕華鎮后,王必成抓住戰機調整部署,令劉別生四團、張強生五團全速抵達大中集,與劉史明六團合力圍殲日偽援軍。戰斗打響后,各團向敵發起猛攻,與敵展開白刃戰,使敵陷于混亂。戰至17日下午,除有少數日軍在核心炮樓頑抗外,其余全部被殲。

    裕華鎮攻堅是典型的攻城打援的戰法,此戰共殲日偽軍470余人,活捉日軍7名。在這次作戰中,新四軍首創用桌子鋪濕棉絮制成“土坦克”攻堅,也出現2位舍身炸碉堡的英雄

    裕華戰斗勝利后,鹽阜地區敵偽極為恐慌,南浦被迫將已南下“掃蕩”蘇中的兵力又抽出一部北調,以保持其占領地區的安全。這樣一來又緩解了蘇中根據地的壓力

    8月初,南下回防的日偽軍向泰東區和四分區“掃蕩”,一路由金沙、北劉橋北犯,另一路由丁堰東犯,占岔河、潮橋,相繼會攻豐利、掘港。第三旅陶勇部將敵擊退,先后在北劉橋、林梓、豐利、石港、潮橋、環港、滸零、孫家窯、雙甸等地與日偽糾纏游擊,一個月作戰10余次。

    此次反掃蕩因為南線葉飛旅在泰興、泰州發動凌厲攻擊,迫使南浦南下回防;當南浦南下時,又有北線王必成旅及黃克誠三師乘機大舉反攻,打得南浦顧此失彼。南浦北邊得地盤占便宜,但南邊吃了虧;等他南下,北邊所得的又不能保全。8月13日,南浦集1萬多兵力針對蘇中發動“掃蕩”,于8月20日終止針對鹽阜地區的“掃蕩”。

    此次日偽軍對鹽阜區大“掃蕩”,歷時一月零兩天。他們要消滅的新四軍軍部仍巍然屹立在敵后。

    據軍部戰報,此次反“掃蕩”新四軍與日偽作戰135次,斃、傷、俘敵偽軍3873人(其中日軍傷亡1100人,生俘日軍官兵15人、偽軍官兵1074人),擊沉敵汽艇13艘,繳獲平射炮2門、輕重機槍25挺、步槍3324支、子彈2萬余發。

    蘇中區凌厲的攻勢作戰,策應了第三師和鹽阜區的反“掃蕩”,防衛了華中局、軍部的南大門。

    日寇痛感蘇中區抗日軍民的威脅,不得不暫時放棄摧毀新四軍軍部的企圖,轉而尋殲蘇中主力部隊。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