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待命山門,臥薪嘗膽寫兵書_關于粟裕的故事

    待命山門,臥薪嘗膽寫兵書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待命山門,臥薪嘗膽寫兵書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38年10月,粟裕抵達浙江省平陽縣山門鎮。

    山門鎮地方偏僻,不是戰略上兵家必爭之地。此時浙江境內國共兩黨因日本人的全面入侵而握手言和,挺進師停止所有反政府的行為,浙南國民黨軍隊劉建緒部調往滬杭前線參加淞滬會戰。至于日本人,他們相繼攻陷北平、天津后南下進攻上海,企圖占領上海威脅南京逼迫中國政府屈服,同樣無暇顧及此處。所以山門鎮成為一個風平浪靜的港灣。

    到山門鎮后,粟裕在山門鎮龍井禪寺里安頓下來。龍井禪寺地處南雁蕩山鳳嶺山麓西南側,原名龍井庵,始建于五代十國時期,坐北朝南,面溪背山,周圍竹林茂密,環境幽靜。

    和粟裕一起住在龍井禪寺的有時任政治部主任張文碧,通訊參謀江如枝(在張文碧的回憶里江如枝為王守知,1943年10月,江如枝在溧陽縣清水塘與日軍作戰時犧牲)。龍井禪寺的閣樓上一個小房間是粟裕的辦公室兼臥室。房里陳設簡陋,擺放著一張方桌、幾條長板凳、一張木板床、一床棉被,床頭晾著毛巾,墻上掛一盞馬燈和軍用背包。(www.whqb88.com)

    粟裕與劉英會合前,挺進師張文碧、舒雨旺、余龍貴、張麒麟、范連輝等部集結平陽縣山門一帶,有200余人。劉建緒曾派他的政訓處處長王裕光、詹行烈兩人來到山門鎮會見劉英,提出要挺進師部隊編入劉建緒的第十集團軍,隨其開往浙江乍浦前線。其時劉英已派出龍躍與吳毓去南京向八路軍辦事處請示后續工作,還沒有回音,劉英就以沒有得到中共中央的命令為由拒絕。粟裕與劉英會合后,挺進師在山門鎮集中了300多人。當時國共兩黨對于紅軍在南方八省游擊隊的處理意見還沒有統一,挺進師就以國民革命軍“浙閩邊抗日游擊總隊”名義存在,劉英任政委,粟裕任司令員,陳鐵軍任副司令。

    國民革命軍浙閩邊抗日游擊總隊有三個中隊,分別由范連輝、余龍貴、楊立財領導,駐扎在鳳臥鄉、山門街一帶。部隊補充新兵,加強訓練,就地開展群眾工作,等待中共中央的指示。

    在此期間,粟裕和劉英著手干部培訓,地點在大屯村。第一期干部培訓班學員為連級以上的軍人和縣級以上的干部,有20余人,其中以軍人為主,為期10天。培訓內容:一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國際主義和愛國主義的關系;二是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和堅持黨的獨立性的關系;三是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的內容和相互關系。

    開課第一講是什么是矛盾。很多人不懂矛盾的內涵。

    粟裕解釋說:古時候有個賣武器的人,既賣矛又賣盾。他夸耀自己的矛什么盾都刺得穿,是最鋒利的;又吹噓他的盾什么矛穿不透,是最堅固的。旁邊有人說用他的矛刺他的盾,結果會怎樣呢?——將了賣武器的一軍。

    聽這么一說,學員們明白了矛盾是統一體中的兩個對立面,在此基礎上也明白民族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國內階級矛盾就下降到次要和服從的地位。也真正理解當時的口號:反對日本,保衛祖國,為祖國而戰,為民族獨立而戰。只有民族得到了解放,國家保持了獨立完整,才能談得上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得到解放。

    干部培訓班辦了三期,第二期開了半個月,主要是培訓浙西南和浙東南兩地區的干部,第三期十七八人,學員為浙南干部。第三期由劉英主講,粟裕著手創辦抗日救亡干部學校

    浙南三年游擊戰,挺進師及臨時省委干部損失極為慘重。為了日后抗戰的需要,為解決干部不足的問題,中共浙邊臨時省委又以國民革命軍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的名義創辦抗日救亡干部學校。

    因為是國共合作時期,臨時省委在溫州《浙甌日報》上以“國民革命軍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救亡干部訓練班”的名義刊登招生啟事公開招生。

    學校草草創辦,又因為地方偏僻,是新辦尚未成名的學校,因此規模并不大,只有135人,其中有女學生29人。大多數學員是浙南各縣和臺州、寧波紹興、上海等地區中共黨組織選派的黨員和進步青年,其中有些人在當時或后來都有點名氣,如后來成為作家的林斤瀾、上海美專學生林夫、著名的國民黨軍將領邱清泉的弟弟邱清華。也有少數是看了招生啟事后來的,如莊鶴生,他是蒼南縣龍港鎮白沙象崗村人,本是杭州大學生。杭州淪陷后,學校沒了,他被迫停學回家。他在溫州《浙甌日報》上看到干校的招生啟事后就告別父母和結婚才七天的妻子來到干校報到。

    干校借用山門鎮疇溪小學做校舍。疇溪小學原本是所普普通通的小學,但自從來了這兩百愛國青年之后,鬧得熱氣騰騰,并從此出了名,載入史冊。——抗日救亡干部學校是當年中共在南方八省十四個革命根據地唯一的延安抗日大學式干部學校。

    學校開有四門課,分別為哲學政治經濟學、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游擊戰術。粟裕給學員講授的是游擊戰術。

    此時中國戰場上,日軍連下北平、天津、上海、南京,侵占了華北、華中大片國土。沒有教科書和參考書,粟裕也從沒接受過正規的軍事院校教育,但井岡山時期學到的戰略戰術思想,加上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中的摸索和心得,使粟裕在戰術和軍事思想已自成體系。未來打擊日本侵略者的需要,以及山門鎮和平的環境,給了他一個認真總結參加革命戰爭以來所積累的戰術和軍事思想的機會。他把這些心得和經驗歸納總結并訴諸筆端,全面系統地論述了游擊戰術,結成《游擊戰術講授提綱》一文,并油印成冊發給學員。

    抗戰以來的事實證明,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只有正規軍在正面進行的正規戰爭是很不夠的,必須同時在敵人的后方開展游擊戰爭,才能實現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戰,才能最后把侵略者趕出去。游擊隊深入淪陷區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可以有效地配合正面戰線的作戰,爭取戰爭的勝利,以保衛國土和民族。游擊隊在敵后作戰,可以更好地避敵之長,攻敵之短,以最小的犧牲換取最大的勝利,長期消磨敵人。游擊隊在敵后,可以擔負武裝宣傳隊的任務,宣傳黨的抗戰主張,動員與團聚廣大群眾為國效勞,充分發揮民眾的力量。游擊隊在敵后開展游擊戰爭,可以光復國土,建立抗日根據地,不斷發展壯大自己,積蓄力量。……

    這是粟裕《游擊戰術講授提綱》的開篇。雖然不到300字,但提綱挈領,言簡意賅——中國抗戰,要有正面和敵后兩個戰場、正規軍和游擊軍兩支軍隊,采取正規戰和游擊戰兩種作戰形式并相互配合才能取得勝利。

    粟裕以敵強我弱為依據,以深入敵占區、開辟敵后戰場為出發點,以發動群眾和創建根據地為重點,以保存和壯大紅軍最后奪取抗戰為目標,完全符合毛澤東抗日戰爭爆發后為黨制定的軍事戰略方針。而且粟裕提出的很多觀點與毛澤東在《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中提出的戰略設想也不謀而合。

    其時粟裕遠離中央、遠離毛澤東,獨立地對抗日游擊戰爭作了戰略分析。他從全民族抗戰和爭取抗戰最后勝利的高度,解析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意義,顯示了他的深謀遠慮,也使得他成為較早把抗日戰爭提升到戰略高度來認識的中共領導干部之一。

    培訓班期間,粟裕講了游擊戰爭的戰略意義、游擊隊的任務、游擊隊的組織、游擊戰術、游擊隊的教育工作、游擊隊的補充與供給工作計26課,授課時數有30多個小時。

    游擊戰術不講究以硬碰硬,這種兵法其實和武術中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的原理相同,是工農紅軍克敵制勝的法寶。粟裕認為:游擊戰談不上防御,敵人壓過來時,我們留下一部分部隊就地堅持,主力應迅速跳出包圍圈,以積極的作戰行動進到敵人后方去,吸引敵人,調動敵人,開辟和建立新的根據地,這就叫“敵進我進”。這是他對毛澤東、朱德在井岡山斗爭時期提出游擊戰用兵“十六字訣”的創造性應用和發展。

    粟裕說話雖帶有明顯的南方口音,但學員們能輕松聽懂。粟裕講課時穿插有許多內戰時期生動、鮮活的實戰事例,高潮處全場爆發出一陣一陣笑聲和掌聲。

    除了理論課程,學員還接受軍事訓練,除校內的隊列教育、爬山訓練、槍刺、偵察、埋伏、伏擊、進攻、退卻等戰術活動外,粟裕多次帶學員到附近小山丘進行軍事演習,體驗如何利用地形地物作戰、白天遇到敵人時如何隱蔽、夜間怎樣打埋伏,手把手教學員射擊技術。

    為考驗學員們的革命意志和戰斗準備能力,粟裕選擇了一個有雨的夜晚在地形復雜的山間進行夜間演習。張文碧、學員施光華、林斤瀾都有對那次夜訓的回憶。

    那天深夜,校園內響起急促的哨聲,操場上亮起了火把。睡眼惺忪的學員們背著東西跌跌撞撞跑到操場。教務主任黃耕夫站在一張八仙桌上說:“同學們!剛才接到緊急通知,日軍已在鰲江口登陸,與敵人浴血抗戰、保衛家鄉的戰斗開始了,凡決心抗日的跟紅軍上前線;不愿上前線的留下來,一會兒送你們回家。” 接著隊長宣布紀律:“盡量少帶東西,行軍時不準講話,不準打手電筒。”那些學生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一些舍不得離開家鄉,有個別女生暗自哭泣。但沒有一個提出要回家的。隊伍出發后,走的全是羊腸小道和崎嶇山路,沒有月亮,沒有燈火。拂曉時到達山中一個村莊。村頭打谷場上早已豎好十多塊曬地瓜干用的大竹匾,上面貼著“歡迎抗日救亡學校同學們!”等標語。學員們這才明白這是緊急集合訓練課。夜訓的策劃者粟裕直到最后才露面。他稱贊大家沒有掉隊,要求大家繼續努力學習,經受鍛煉。

    施光華回憶夜訓回去的路上有一個防空演習:

    走了幾里山路,突然響起了“嘀嘀嘀嘀嗒嗒嗒嘀嘀嘀嘀嗒嗒嗒”的軍號聲。隊長一聲命令:“防空,向樹林子里疏散!”我們回頭一看,是粟司令親自在吹軍號。他英姿勃勃地站立在路邊巖石上,手執銅號,號音清脆。我覺得稀奇:司令員也會吹軍號!

    施光華稀奇的是粟裕會吹軍號,現在看來,我們驚訝的是粟裕對日作戰準備上的超前性和全面性。

    張文碧在那次夜訓中做收容工作。他帶幾個戰士負責收撿學員們丟失的物品,在演習結束后擺在一起,請學員認領。那些物品里有一口小皮箱——林斤瀾的。

    林斤瀾回憶此事時把丟箱子的過程說得很詳細,也細細地描繪了那個時候的粟裕模樣:

    中等身材,穿一身青布軍衣,跟戰士一樣扎著皮帶,打著綁腿……步履矯健如飛,手勢敏捷如同閃電……

    那次夜訓過后只隔幾天,粟裕又組織干校學員聯合部隊搞軍事演習。由張文碧帶領一支部隊扮演日軍在鳳嶺山頭防守,粟裕則指揮學員進攻。

    粟裕帶領學員們進到陣地。本來他想在張文碧帶領的部隊剛進入陣地立足未穩時發動突然襲擊,但張文碧作戰經驗豐富,一進陣地后立即布陣防守。這種情況下粟裕放棄了突襲,尋找到張文碧所在的位置,然后命令隊長王太然帶領一班學員直撲張文碧的指揮部。學員們在王太然的指揮下發起沖鋒,演習中一位學員把泥塊當手榴彈向陣地扔去,正好砸在了張文碧的額頭上,砸得張文碧頭破血流。

    張文碧大約是因為鮮血和疼痛,更可能是因為敗在一伙未經戰事的學員手里而火冒三丈。他捂著頭下令把那個學員捆起來。

    粟裕趕上來,當場批評張文碧說:“你捆他干什么,馬上把他放了。打仗就是這樣的,這還是一場演習呢,真的交上火你怎么辦?”

    雖是演習,但粟裕要求從嚴從難、真打實備。

    粟裕身為校長,和藹可親、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忙碌之余,他經常來看望學員、了解學員家鄉人民的生活和抗日情況。他還參加學員們的討論會、聯歡會,親自指導學員的軍事訓練,講評軍事演習。他擠出時間有計劃地找學員個別談話,給以親切指導。粟裕用簡便而又十分合用的方法,用鋼鐵的紀律把每個學員造就得自重、強悍、堅毅。

    抗日救亡干校為浙江培養了一批地方干部和抗日積極分子,但卻引起國民黨方面的憂慮——國民黨溫州專員公署曾發來公函要求解散抗日救亡干校,遭到劉英和粟裕的斷然拒絕。

    時南方八省的紅軍游擊隊已經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新四軍軍部于1月6日在南昌正式成立,軍長為葉挺。隨后軍部兩次來電與劉英和粟裕聯系,催調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去皖南集中。由于沒有接到博古的指示,劉英、粟裕仍然按兵不動。

    國民政府浙江省主席黃紹竑也十分關心中共這支武裝部隊,于1、2月間來到平陽鰲江,原擬會見劉英、粟裕;但不知是黃改變主意還是劉、粟不愿會見黃,這個會面沒有實現。但黃紹竑向劉、粟派出的代表黃先河和吳毓詢問劉、粟的武裝部隊何時開赴前線參加抗戰。

    劉、粟二人以正在等待中共中央命令回復他。

    國難當頭,軍人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奔赴前線殺敵報國。但在這里待命已有兩三個月了,什么時候才能走上前線呢?

    免费三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