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名人故事 ?大舉反攻,全線出擊追窮寇_關于粟裕的故事

    大舉反攻,全線出擊追窮寇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大舉反攻,全線出擊追窮寇_關于粟裕的故事

    頑軍徹底敗退后,粟裕令四縱十二支隊重新進入莫干山、杭嘉湖敵占區,十一支隊重渡富春江,仍開回浙東敵占區,十支隊于孝豐以北廣德以南地區休整,掩護孝豐與莫干山,另派少數部隊向天目山游擊。王必成的一縱全部回蘇南溧陽高淳地區。陶勇的三縱留一個支隊鎮守孝豐,其余部隊向宣當蕪地區活動,開展該地區的敵后工作及打通與皖南的聯系。部署既定,粟裕于7月初回到沈家大院,隨后在這里迎接抗日戰爭勝利的到來。

    抗戰勝利到來不是沒有一點兆頭。當時歐洲戰場的戰爭已經結束,日本也是日暮途窮。美軍太平洋上不斷反攻,逼近日本本土;中國遠征軍協同美、英、印等國軍隊在緬甸發動進攻,將日軍趕出緬甸;在中國,日軍為摧毀美軍設在湖南的芷江機場在湘西與國民黨軍發生的會戰以日軍徹底潰敗而告終,華北和華中日軍被反攻的八路軍新四軍分割包圍在一些大城市和據點內。

    日偽四面楚歌,敗局已定。

    1945年7月9日,粟裕在沈家大院曾接待過一位神秘客人。此人雖然一副商人模樣,但一進屋即向粟裕和劉先勝、鐘期光來了個標準的軍禮。(www.whqb88.com)

    這人叫黃哲夫,真實身份是汪偽空軍的少尉飛行員。他和同在汪偽空軍工作的周致和決定棄暗投明,準備駕機起義,投奔共產黨。為了找到共產黨,黃哲夫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先是在南京和上海間奔波了兩個月,一無所獲,后來聽人說安徽宣城有新四軍,就扮成商人找到宣城,找到了中共宣城縣委書記彭海濤。彭海濤覺得事情重大,經過請示后,安排人護送黃哲夫到軍區,讓他與粟裕等領導面談。

    通過交談,黃哲夫透露,飛機不過是一份見面禮而已,現在共產黨有近百萬軍隊,還沒有空軍,幫共產黨把空軍建立起來才是他們獻給共產黨的真正大禮。

    粟裕及在場的葉飛、劉先勝、鐘期光又驚喜又為難,因為蘇浙軍區還沒有一個可以降落飛機的地方。粟裕當下代表共產黨歡迎他們,安排黃哲夫在軍區考察,同時緊急向軍部和延安黨中央報告。

    三天后粟裕要黃哲夫待機行事,弄到飛機就去延安,延安有飛機場。粟裕又把自己的化名“左如”以及他在南京和揚州的聯絡人、聯絡地點告訴黃哲夫,并要他也化名與之聯系(后來黃哲夫與周致和駕駛汪偽政府的專機“建國”號飛向延安,該機改為820號飛機,成為八路軍的第一架飛機)。

    汪偽政權如將傾之大廈,其系統的人員紛紛自謀出路,黃哲夫的舉動正是汪偽政權敗亡的一個信號。當黃哲夫離開姚家大院時,粟裕相信日軍滅亡的日子快到了。

    雖然日軍不甘心失敗,7月底曾拒絕接受蔣介石代表中國政府和美、英兩國政府共同發表的、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揚言將戰斗到最后一人,但當美軍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蘇軍在中國東北殲滅日本關東軍后,日本政府被迫于10日向同盟國方面發出乞降照會。

    10日那天,粟裕在沈家大院主持召開團級干部以上的會議,總結天目山戰役的經驗,研究如何完成中共中央下達的“破敵、收京(收復南京)、入滬(進入上海)”的戰略任務。

    得到抗戰勝利的消息是在晚上,當時粟裕正在觀看蘇浙軍區文藝晚會演出的蘇聯著名話劇前線》。幕間休息時,機要人員把日軍投降的電文遞給粟裕。

    粟裕看了一遍, 隨后興奮地站起來宣布:“日本投降了!抗戰勝利了!”

    日本投降的消息一宣布,整個現場立即沸騰起來,到處是閃動著淚花的笑臉。眾人歡呼跳躍,有的拋起軍帽,有的互相擁抱。人們紛紛沖出屋子,跑到外面向夜空高呼著勝利的口號,附近的軍民敲起鑼鼓、放起鞭炮

    這是一個狂歡之夜,也是一個不眠之夜。這是最令人振奮的消息,飽經苦難、歷盡艱辛的抗日軍民有理由為之歡慶。

    午夜時分,粟裕從廣播電臺中聽到朱總司令簽署的、命令敵偽向八路軍、新四軍投降的延安總部第一號命令:各解放區抗日部隊向日偽軍加緊進攻,向附近的敵軍送出通牒,限他們在一定時間內繳出全部武器;如果日偽軍隊拒絕投降繳械,應該立即予以消滅,接收他們所占的城鎮和交通要道。

    此時國民黨軍精銳遠在中國西南的云、貴、川和湘西,若日軍放下武器向最近的中國武裝力量投降的話,日軍大量武器裝備和占領區域將會被中共接收。當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消息傳到重慶時,蔣介石立即看到了這點。他讓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出面命令日軍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維持現狀,聽候中華民國總司令或各戰區長官的處置。警告轄區敵軍,除接受政府指令之軍事長官的命令之外,不得向任何人投降繳械。

    正是因為這樣,粟裕在第二天得到另一種消息:國民黨政府命令八路軍、新四軍原地駐防待命。

    聽說新四軍沒有受降的權利,整個沈家大院都被憤慨的氣氛所籠罩。

    新四軍是在日本侵略者急欲迅速滅亡中國、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組建起來的抗日部隊。粟裕率新四軍先遣支隊東進開赴敵后戰場之日,正是正面戰場國民黨部隊幾十萬大軍在上海、杭州、南京失陷之后匆忙西撤之時。

    粟裕走上戰場后,日夜與敵周旋,在日偽包圍的縫隙里抗爭。粟裕和廣大新四軍官兵連續向驕橫不可一世的日軍發動伏擊、襲擊,取得了一連串的勝利,沉重打擊了侵略者,掃除了籠罩在江南乃至華中民眾心中對時局憂慮的陰霾,并吸引和聚集了海內外優秀中華兒女、民族精英,為民族解放事業效命疆場。

    八年來,新四軍對日偽軍作戰2.46萬余次,斃傷日偽軍29.37萬余人,俘虜日偽軍12.42萬余人,另有投誠、反正的日偽軍5.4萬余人,共殲滅日偽軍47萬余人。同時新四軍最多時牽制了16萬日軍、23萬偽軍。新四軍以傷亡8.9萬余人的代價為抗戰的最終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

    但蔣介石想憑一句話就剝奪這支部隊接受日偽投降的權利也很難,中共針鋒相對作出部署。

    8月12日,粟裕接到軍部的命令:蘇浙軍區部隊立即行動,控制京滬杭交通要道,占領南京、上海、杭州三大城市。同日,新四軍部發布命令,任命黃克誠為江蘇省主席,羅炳輝為安徽省主席,葉飛為浙江省主席,粟裕為南京特別市市長,劉長勝為上海特別市市長。蘇浙軍區奉命以第一縱隊攻取南京,第三縱隊進攻無錫、蘇州,第四縱隊配合上海工人起義,接管上海。

    蘇浙軍區政治部發布命令,同時發出《蘇浙軍區對日本駐軍通牒》《蘇浙軍區對偽警及一切偽組織的緊急通告》《蘇浙軍區司令部、政治部關于處理偽軍偽組織人員自新公告》,命令京滬杭地區的一切日偽軍及政權機關立即停止抵抗,繳械投降,違者則以武力解決之。

    粟裕當即著手執行朱德總司令和軍部的命令,但他面臨著十分復雜的局面。

    日本決定投降后,日軍東京大本營曾想放手讓中共接收,并作為正式指令給岡村寧次發送密電:“此際莫如將紅色勢力引進中國本土,使之與美方勢力發生沖突,引起東業之混亂,從而日本可坐收漁翁之利。”但岡村寧次并沒有執行這個命令。

    岡村寧次拒絕向八路軍和新四軍投降,一方面是因為國民黨政府的指令,另一方面與岡村寧次的個人信仰有關系。岡村寧次素來反對共產主義革命,“寧肯向蔣介石俯首,也不向毛澤東、朱德低頭!”

    新四軍部曾派馮少白等人到南京與日軍總司令部聯系受降事宜,被岡村寧次拒絕。

    當時國民黨的大部隊一時來不及趕到長江南北,就令已宣布投降的日軍原地駐防,同時用美國飛機運兵搶占上海、南京這些大城市。第一支進入南京的國民黨軍部隊廖耀湘的新六軍,就是從湘西芷江坐飛機到達南京的。第三戰區的國民黨軍受命向寧滬杭進軍,同時任命錢大鈞、馬超俊分任上海和南京市長。

    原先在日軍直接指揮下“掃蕩”抗日軍民,助紂為虐、禍國殃民的偽軍搖身一變成了國民黨軍。大漢奸周佛海被任命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上海行動總隊總指揮,負責維持上海市及滬杭一帶治安。偽第一方面軍司令官任援道為南京先遣軍司令官,偽蘇北綏靖公署兼第二方面軍司令孫良誠任新編第二路軍總司令。

    在蘇中根據地反“掃蕩”、反“清剿”時,劉湘圖、潘干臣、田鐵夫那些偽軍師在日軍南浦襄吉、小林信男的指揮下都與粟裕直接交過手。但他們現在卻搖身一變成為國民黨軍的師長,所部也成為有正式番號的國民黨軍隊。

    其時中共方面打算在上海發動和組織武裝起義,蘇浙軍區受命配合上海的武裝起義。粟裕接到命令后立即著手向上海進軍的準備工作,安排偵察科長嚴振衡去上海打前站。嚴振衡準備好后還沒動身,中央指示華中局停止執行發動上海武裝起義的決定,要求江南武裝力量就現地向四周發展,奪取廣大鄉村及縣城。

    粟裕當即命令蘇浙部隊全線出擊,從8月16日起在浙東、浙西、皖南、蘇南,向日偽據點進軍,令各部如果日偽武裝部隊拒絕投降繳械,即予以堅決消滅。

    王必成指揮第一縱隊解放了金壇、溧陽、高淳、溧水、句容、長興等縣城,以及東山、湖熟集鎮,殲日偽軍9000余人。

    陶勇指揮第三縱隊先后解放了安徽的郎溪、廣德,江蘇的宜興、浙西的安吉等4座縣城和黃池、烏溪、梅溪、張渚、川埠等24個城鎮,斃傷俘日軍140余人,偽軍790余人。

    解放宜興時,日偽不但拒絕投降,還企圖棄城由水路經橫塘河逃往無錫,同時無錫城內100多日軍出城接應。譚知耕在洋溪渡一帶設伏,擊毀汽艇2艘,殲日軍40余人,俘日軍第六師團山本大佐以下39人。宜興城的日偽軍見沒有了退路,放下武器棄城而逃。

    廖政國指揮第四縱隊在杭嘉湖地區殲滅偽軍第三十四師田鐵夫部,攻克湖州的新市鎮、雙林等大批據點。田鐵夫投敵后原在蘇中活動,與一旅一團是老對手,長期交鋒。日軍為削弱其力量把他調到浙江。這次四縱不給田鐵夫機會,將其徹底殲滅。在天目山伏擊由安吉撤往湖州的偽軍警第三團,殲其大部,俘偽團長董冀以下700余人,繳獲船只20余艘及所載大量物資。

    何克希指揮第二縱隊(也稱浙東縱隊)向偽上海市保安警察總隊、偽中警團、偽上海市保安部隊、偽十師發動攻擊,攻克錢塘江、杭州灣以南、鄞西、諸暨三江口和金華孝順、上海近郊等地大批日偽據點,部隊前鋒逼近寧波、上海。

    粟裕的司令部于8月26日移住溧陽戴埠,9月14日又移往宜興張渚。

    為避免內戰、爭取和平,中共讓出浙江、蘇南、皖南等8塊革命根據地。9月20日,粟裕接到華中局轉達的中央指示:浙東、蘇南、皖南黨政機關和部隊北撤,越快越好。22日,華中局電示:“粟率一、三縱王陶部迅速集結完畢,立即出動,葉率四縱及江南可能轉移之部隊及地方干部,為第二梯隊,作兩批轉移,時間在浙東縱隊轉移至安全地區及宣傳、秘密工作準備適當完成之后。”

    10月1日,粟裕以蘇浙軍區之名在長興發布《江南新四軍北移告民眾書》后離開宜興張渚,率軍區、區黨委機關和一、三縱隊渡江北撤,在泰州的七圩港上了岸,踏上了蘇中抗日根據地。第二梯隊葉飛率四縱隊策應和掩護二縱隊(即浙東游擊縱隊)北撤。

    到11月中旬,蘇南、浙西、浙東的主力部隊、地方干部共6.5萬余人。

    從南進到北撤,歷時10個月。粟裕率領新四軍官兵以劣勢兵力,在錯綜復雜的形勢和艱苦的條件下,收復和控制了東起太湖,南至安吉、孝豐,西至宣(城)、蕪(湖)公路,北到京滬鐵路的廣大地區及南匯、長興、溧陽、金壇、溧水、句容、安吉、廣德、郎溪、高淳、宜興等11座縣城和100余處大小集鎮。蘇浙解放區總面積擴大到10.08萬平方公里,人口增加到400余萬,完成了中共中央和華中局賦予發展東南的戰略任務。

    軍事上鍛煉了部隊,改善了裝備,提前實現了由分散游擊戰爭向大兵團運動戰的戰略轉變,為以后組成華中野戰軍,進行更艱巨、更光榮的戰略、戰役任務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免费三级电影